浮沉👑

“吻到骨髓都锐痛灵魂都在颤动。”
绑画是柴染染@安平酒天!!!
绑文是邑邑@砂糖战士张华邑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恋爱期作息表

*现pa,雷卡皆成年设定。
*送给 @营养凹线 阿仟老师的雷卡日常甜点文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迟到几天的生贺
*也许是和我风格不太一样的一篇甜文

恋爱期作息表
文/浮沉

7:00
雷狮早晨通常带着点从小纵意到大的起床气,八点前也断不会自然醒。卡米尔的生物钟却一向规律,到了点就醒也不见拖沓。因而每天在不惊醒雷狮的前提下从雷狮的臂弯里挣脱出来,就是卡米尔需要小心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他刚醒来时能感到雷狮在他耳边均匀的呼吸声,间或夹杂着轻微的哼声,仿佛幼狮不满时的鼻息。他不声不响地翻过身,轻轻掰开雷狮揽着他肩膀的小臂塞回被子里,起身下床时又得注意不能把被角掀起太多免得冷空气钻进去。

往常这个时间他会摇醒雷狮,他知道大哥有例行晨跑的习惯。雷狮的起床气通常会在临近爆发的一刻看见卡米尔便熄灭了,顶多烦躁地把人拉进怀里揉乱他刚梳理过的头发,揉着揉着就笑了,没留下半点气来。

昨晚雷狮回到家很晚,卡米尔睡眠浅,稍有些动静就容易醒,雷狮躺下把另一半床压下去一点的时候卡米尔就醒了。他也没过问雷狮为什么凌晨才回来是不是出去厮混了之类的,只是安安静静地等着,等到雷狮睡着了才放心阖眼。

既然雷狮睡得晚他就没有早叫他起床,先去自己洗漱做早餐了。

但雷狮恰恰今天想和他反着来似的,准备赖个床不起了。

“大哥,不早了。”

“起不来。”

“大哥,粥要凉了。”

“你先吃。”

卡米尔没办法,回卫生间拿了一条浸湿的毛巾过来,直接敷在雷狮脸上仔细从眉骨到脸颊全部细致擦拭了一遍。冷湿的毛巾直接铺在脸上简直透心凉,雷狮把半湿的刘海撩上去因为挡住了视线,他摇摇头算是被彻底冷醒了。

“你去客厅等我。”雷狮用指节敲了敲卡米尔的额头笑道。

8:30
卡米尔在厨房洗碗,正好可以听见雷狮在客厅看电视时的声音。电影的背景音效恰到好处地把雷狮靠近卡米尔脚步声掩盖,让他得以在抱住卡米尔腰的那一刻才被怀里的人察觉。

卡米尔倒没有吓一跳,只是洗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手心手背都沾着洗洁精擦出的泡沫,又不能这样直接扒开雷狮的手,只能叹了口气道:“大哥,先让我洗完。”

“行。”雷狮知道见好就收,故意压低了声音耳语,略显沙哑的嗓音勾连着慵懒的尾音,温热的吐息打着旋厮磨卡米尔的耳朵。他在他的耳垂轻轻落下一个算不上是亲吻的触碰,嘴唇的温度恰好比敏感的耳廓灼热一些,但是这个蜻蜓点水般的触感引地卡米尔的耳尖微微泛红。“我等你。”

雷狮就靠着洗碗台低头看卡米尔,卡米尔一面专心干活一面用眼角余光觑着雷狮。等他把洗完的碗碟都叠到一起,雷狮自然而然地单手接过来摆进碗柜里。卡米尔擦着手走过来,刚要开口问什么就被雷狮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堵回去了,卡米闭上眼和他交换了一个更绵长的吻。

“欠你的早安吻。”雷狮笑笑,“哦对了,我昨晚参加了个同学聚会,结束后和佩利帕洛斯出去撸串回来晚了。没吵醒你吧?”

“没有,大哥。”

9:30
雷狮和卡米尔从家里散步到市公园,心血来潮买饲料喂了鸽子,不过鸽子似乎更喜欢往卡米尔身上飞。卡米尔看着白鸽啄食他手里的谷粒,雷狮就在旁边看他。

回家的沿途遇到新开的糖果店,雷狮给卡米尔买了一袋店家热推的水果软糖,不过提醒了他注意别蛀牙以及晚上不能吃。

回到家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了。卡米尔坐在沙发上给名叫雷鸣的英短猫梳毛,雷鸣舒舒服服地躺在他膝盖上露出腹部柔软的绒毛,不时用爪子抓挠他手里的梳子。原本安安静静差点瘫成一团猫饼的雷鸣,在雷狮从房间转出来走近它时一个鲤鱼打挺窜起来,弓着背紧紧盯着雷狮,把一身梳理服帖的毛都竖了起来。

雷狮这时候还要故意逗雷鸣,手作势要伸过去摸它,雷鸣喉咙口发出咕噜噜的低吼声,如果不是被卡米尔抱在怀里它恐怕就已经和雷狮扭作一团了。

“至于吗,不就是前天清晨你非要跳上床拦在我和卡米尔中间,被我一巴掌拍到地上去了吗。摸都不让摸了。”

“大哥,雷鸣很记仇的,每个三五天可能忘不了这事。”卡米尔挠挠雷鸣的下巴安抚暴躁的小猫。

雷狮在站成统一战线的一人一猫身上来回看了好几眼,干脆往卡米尔身边一坐像是准备和雷鸣当面对峙。他一把揽过卡米尔就开始揉他的头发,又像自言自语又像在挑衅猫:

“摸不了我的猫我还摸不了我的人吗?”

12:10
卡米尔去书房看书准备论文素材,雷狮倒没有什么要紧事就在他旁边开着BGM打游戏,被卡米尔有意无意瞥了一眼后用耳机代替了外放。

当雷狮一局游戏完全结束,卡米尔才插了句话:“你方便退出去在X宝买点东西吗?”

“买什么?”

“猫粮,家里的快不够了。”卡米尔思忖了一会儿说,“可以再给它买点鱼罐头当奖励。”

“奖励?它还想要奖励?我忍着没把它扔出去是不是该给我奖励。”雷狮虽然这么说,还是把卡米尔要的东西都放进购物车,准备一键清空了,但输了几次卡米尔的生日都显示密码错误。

“你换我密码了?”雷狮问。

“没有,我只是把支X宝换成我的账号了而已。一直让大哥付账不好。”

“你的和我的不就一回事么。我猜密码是我生日。”

“是的,大哥。”

13:45
雷狮按照昨天在动态说定的时间开直播,试玩粉丝推荐的游戏。

游戏刚上手了没多久,弹幕就开始刷起「雷总蛇皮走位」「前方骚操作预警」,雷狮一般不会特意去看弹幕,也很少回复弹幕的问题,直播的时候和粉丝的互动也不算多。不过当他看见一条「卡米尔在家吗卡卡会入镜吗!?」时就笑着轻描淡写回了一句:

“在啊,可能在午睡吧。”

「卡卡不看雷总直播吗?」又一条弹幕滑了过去,在一众弹幕群里被雷狮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看我直播干什么,他看我就够了。他看到的你们都看不到。”

一排仿佛冒着粉红色气泡的弹幕就刷起来了,比雷狮一次性通关时吹他的弹幕都多。

雷狮把游戏玩熟了之后就针对性地提了一些bug和建议,顺便给粉丝提了一些技巧也推荐了相关的游戏。他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直接关直播间的想法,就破例开着直播和粉丝唠嗑。

这个时候传来不轻不重的敲门声,雷狮喊了声进来,卡米尔就端了盘洗干净的葡萄走近他的电脑桌摆在他手边。因为午睡刚睡醒卡米尔脸上显得有些迷迷瞪瞪,他还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开口说话时还带着疲倦的尾音。

“妈说有亲手做的好吃的要带给你,我今天下午去看她,可能下午四五点回来。你能去买一下菜吗?我到家就能做饭了。”

“噢,那代我谢过妈了。不需要我陪你去吗?”

“大哥,你下午不是学校开会吗......”卡米尔无奈,他还帮雷狮记着日程雷狮倒自己转眼就忘了。

“靠,我忘了学生会有事了。”

俩人聊起来完全忘了还开着直播,导致弹幕已经炸成了土拨鼠尖叫现场。

16:30
卡米尔踩着阶梯一路走上来,刚准备掏钥匙门却先开了,估摸是雷狮认出了自己的脚步声。

“大哥,给雷鸣喝的水换过了吗?”

“换过了。你不在的时候我几次想把它从我们床上拎起来扔出门。”像是在告状,雷鸣器宇轩昂地从他脚步掠过奔向卡米尔时,雷狮还装作恶狠狠地瞪了它一眼。

饭桌上卡米尔提了一句:“妈说要是我们放寒假了就回去吃个饭,她会挡着七大姑八大姨。”

“好。我晚上约你看电影你答应不?我也不准你拒绝。”

卡米尔搛了一块排骨放到雷狮碗里,淡淡地回道:“大哥邀请我好歹有点诚意吧。”

“行,我请卡米尔屈尊陪我看电影,还请他吃甜点。”

“我们不能回来地太晚,明天有课呢。”卡米尔难得嘴角藏了一湾浅浅的笑影。

两个小时后他们就收拾出门了。在选择电影上他们倒是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选了部喜剧。雷狮去刷二维码取票时卡米尔就去买双人套餐的爆米花。

电影期间卡米尔倒是话不多,雷狮却要时不时闲的没事槽两句,但总体来说还是部笑点密集的电影。卡米尔通常笑点很高,但看到雷狮笑了他就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十指相扣的手握地更紧了。

“卡米尔,你要看全城放烟花吗?”雷狮调侃道。

“大哥,别把钱花在这种没意义的地方。”

结局谁都意想不到,影厅里充斥着尖叫和笑声,但卡米尔隐约觉得,世俗压迫的苦涩满溢于角色最后的那句话上。

8:30
稀疏的星辰零零散散落在夜空的海洋里,被流云卷进洁白的浪潮。月光透过迷离的烟霭洒下柔和的清辉,照亮了他们脚下通向家的路,一直绵延进远处漆黑的夜色里。

回到家后卡米尔就立刻去开了热水器,回身又去把两个人要换的干净衣服和浴巾拿到浴室里挂好。

卡米尔晚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先一步上床看书消磨时间。雷狮还有点工作所以待在书房里。

10:30
也差不多到该熄灯睡觉的时候了。

雷狮忽然转头对卡米尔说:“闭上眼,卡米尔。”卡米尔依言阖上眸子,雷狮随即把他整个人圈进怀里,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卡米尔眼帘上,再慢慢滑到脸颊,动作很轻,最后吻在他的双唇上,但只不过是个浅尝辄止的吻。卡米尔瞬间觉得脸上发烫,又不想睁眼看雷狮,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晚安。”

“晚安,大哥。”

在卧室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卡米尔最后看了一眼床头柜的和雷狮唯一一张合照。

挺好的。卡米尔想。

评论(18)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