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吻到骨髓都锐痛灵魂都在颤动。”
绑画是柴染染@安平酒天!!!
绑文是邑邑@砂糖战士张华邑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除夕雷卡糖罐24h】烟火

*高中生雷X家教卡

*年龄操作,卡米尔比雷狮大3岁,是大学生。

我终于有机会摸一把年下了,心愿达成


下一棒滴脑丝 @合理司仪✨ 

烟火

文/浮沉

雷狮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焦躁过,他反复把笔从食指转到无名指又转回来,百无聊赖地抓过一本书来看,但从头翻到尾了都不记得所看的内容。窗外杂沓的声响在子夜的沉寂里扰攘着,他却没有从中辨出丝毫熟悉的脚步声。

从上一节课到现在,卡米尔可以说是晾了他一个星期——准确来讲他的这位补课老师在有意无意地躲着他。雷狮打给他的电话十有八九无人接听,剩下的就是通话提示音里毫无音调起伏的“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直到今天上午卡米尔才给他回了一通电话,雷狮看到来电显示“卡米尔老师”几个字愣了几秒,指尖在屏幕上滑了一圈才划开接听键。

接通后电话另一头的那人却忽然没了声,缄默中只能听到他们彼此轻微均匀的呼吸声。雷狮不自觉地上扬嘴角,仿佛对老师的这段迟疑颇感兴趣,既然对方不主动开口那他也不说话,反正雷狮有的是时间,等得起。

“……把上星期布置的作业准备好,我晚上会过来......咳咳。”耳语般的低声混着杂音还是如往常一样沉稳,但沙哑的嗓音到最后已经模糊成了几个气声,听得出来他语气里掩盖不住的疲惫。话音刚落时的几声咳嗽清晰地传进雷狮耳畔,他皱皱眉立刻敛了笑意,想问的话刚要说出口,卡米尔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匆匆挂断了电话。留给雷狮的只有那个醒目的仅数秒的通话时间。

生气了...?在雷狮的印象里卡米尔一向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还稍微带着点拘束的刻板,他还记得卡米尔来到他家的第一天。年轻的老师沉默寡言,即使刚开始雷狮有意摆出相当不耐烦的态度,甚至当着卡米尔的面将题目乱写一气刁难他,他也仅仅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卡米尔批改作业时习惯紧抿着淡色的薄唇,偶尔蹙额向雷狮无奈地扫一眼,后者这个时候就会扯出一个无所谓的笑,丝毫没有犯错者的自觉。

卡米尔似乎从来没有十分在意的事。无论是雷狮使坏把他的教材书高举过头顶让他不得不踮脚去够,还是把他包里的水果糖全换成苦涩的黑巧克力,他都只是轻叹口气,同雷狮说话的语气也依旧不温不火的。他那张比同龄人要稚嫩一些的脸上从来没出现过明显的表情变化,淡然的神色像一只不动声色、待人疏离的漂亮的黑猫。

每每雷狮趁他不注意凝视他的眉眼,就莫名地从心底蔓出一丛不知算不算恶意的期待,期待这张脸上素来的沉稳出现点有趣的改变。为此他时常找些话题逗他。

“老师,我觉得你挺好看的。”

“谢谢。”

“老师你没找女朋友么,男朋友也行。”

“闭嘴,做题。”

“你对师生恋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雷狮你今天话太多了。”

诸如此类。

雷狮把手机甩到一旁,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他承认上个星期事态往不可控的地方发展了,但他也没想到卡米尔会是那样的反应。

当时临近下课,卡米尔坐在雷狮旁边整理资料,雷狮眼见他捏着笔杆慢慢低下头,眼皮一启一阖仿佛沉重地抬不起来,最后果然没忍住栽下去睡着了。

“...卡米尔老师?”

“嗯...别吵......”卡米尔枕着自己的手臂面向雷狮小憩,听到雷狮的声音就轻轻嘟嚷了一句。大概是太累了,他下眼睑底泛着一抹明显的淡青色,睫毛投下的弯月形阴影衬得他的脸色更加憔悴。他微张着嘴,深黑的鬈发服帖地依偎在侧脸上,此刻他如同不设防备的孩子,褪去了倦意和紧张沉入无须忧虑的梦境。雷狮托腮盯着他好一会儿,就算下课时间早已过去很久也没忍心把人吵醒。仿佛出于心底的本能,雷狮拿手背碰触了一下卡米尔的脸颊,熟睡青年的鼻息吻在他的手背上,温热的气流抚过他的皮肤带着点酥痒的触感。

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雷狮记不清楚,他也没有对一件事考虑再三的习惯,他只知道自己心血来潮地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

于是他吻了他。

他的唇先落在卡米尔的鬓发上,比想象中要柔软的碎发夹杂着洗发水的清香,发尾蹭着他的脸,像被某种毛茸茸的食草动物亲昵地接触;接着雷狮吻在他的前额,又蜻蜓点水般地擦过他的眼睫,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正要退开时,卡米尔忽然睁开了眼睛。

半梦半醒的睡眼仿佛蒙了一层雾气,似清晨风平浪静的海面笼着薄如蝉翼的烟霭。但他也只是迷糊了几秒,等彻底清醒过来时,那双通透的瓦蓝色双眸立即划过了惊疑的神色,力避雷狮的视线。

“雷狮,你......!”

卡米尔猛地起身后退,目光夹杂着少见的仓皇,无处安放的手推了推黑框眼镜。他把东西塞进包里的动作说得上手忙脚乱了。“老师。”雷狮低低唤了一声,卡米尔动作顿了顿却没有回头理睬他的意思。慌张?惶惑?当一个人沉入漆黑的深海任寒厉渗透骨髓,极微弱的一束光都滚烫地仿佛要把他的心脏灼伤,他体会不到轻柔的温暖,只有触摸新事物时的局促不安。

雷狮觉得哪里不对,他原本只持着半认真半戏谑的想法,卡米尔的反应却刺得他忙开玩笑的那一部分悉数抹去了。他的确想过卡米尔揭下他面具一般一成不变的神情,但绝不想看到他这副样子。

雷狮跨步上前,从他背后拷住他的手腕摁在桌面上。雷狮的力气自然比他大的多,卡米尔被攥紧的手腕隐隐生疼,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挣不开手上的禁锢。他的背脊就紧贴着雷狮的胸轴,挤压在一起没留一点能让他脱离的空隙,他都不清楚这算不算一个拥抱。“雷狮,放开我。”卡米尔的声线含着若有若无的颤抖,语气却强撑着比以往更甚的冷硬。

“卡米尔老师,你在怕什么?”

“没有。”

“是吗。”雷狮轻笑,鼻尖蹭过卡米尔露出的一段好看的颈线,作势嗅探了一下,惹得他忍不住往旁边缩了缩脖子。雷狮突然腾出一只手,不容抗拒地捏住卡米尔的颌骨,随即将嘴唇贴在他发烫泛红的耳廓上:“得了吧,您在想什么我清楚地很。”雷狮故意加重了敬语的咬字,很满意地捕捉到对方躲闪的眼神。

卡米尔名为冷静的防线在那一刻几乎瞬间瓦解,他猛地挣开雷狮的手,胡乱地抓起包快步退离,步履都有些踉跄。“...请你别再开这种玩笑了。”虽然他极力压抑语气里的急张拘诸,但上扬的音调和短促的呼吸却掩饰不了。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屋里静地只剩秒针嘀嗒嘀嗒的走动声。

果然还是不能不在意啊。雷狮透过窗瞥见卡米尔一路小跑远去的身影,如同被撕破谎言的孩子。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今天他雷狮没课,以卡米尔的性子也绝不会在记日期上出错。他终于给他回了个电话,却一句解释都没有,雷狮也不是心大到连卡米尔语气里的异样都听不出来。

年后朔风一天比一天凛冽,昨夜便飘起纷纷扬扬的雪,照理说卡米尔不该在这个时间点过来,平常人可都回家过除夕了。

卡米尔裹着厚厚的围巾从楼下经过时,雷狮恰好听见他踩过雪地的履声。随着他拾级而上的脚步渐渐近了,雷狮就把门一拉,还没反应过来的卡米尔便在楼道里和他撞了个满怀。卡米尔错愕地抬起头,迎着光线能清楚地看见他冻地通红的鼻尖和耳朵。雷狮顺手扶了扶他刚刚在风里吹得略有歪斜的眼睛,又揉揉他冰凉的耳朵尖问道:“你不回去看家人么,老师。”

卡米尔听到这句话忽然噎住了一般,犹豫了片刻才回道:“......回不去,他们不想见我。”

“为什么?”

“你既然知道原因何必故意问我。”他半张脸埋在围巾里,说话的声音都是闷闷的。

“那就跟我出去。”“不行,今天要上课......”“可我今天很累啊。”雷狮弯下腰把头靠在卡米尔的肩膀上,放轻了声音说道。手不安分地在他腰背处抚摸,最后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软肉,“而且你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吧?”

卡米尔没辙,不说话就被当做默认了。雷狮握紧了他的手揣进自己衣兜里,不由分说就把他往楼下拽。

卡米尔拗不过他,只能任他牵着自己漫步在行人鲜少的街道。被雷狮裹在掌心的手,逐渐感到一种令他无措的温暖,他仰面看到昏黄的灯光给雷狮披上一层柔和的光彩。那一刻风雪都如同被融化成春日的万千风景。

啊......竟然走神了。雷狮察觉到卡米尔的目光,偏过头对他笑笑,嘴角简单地勾起一个弧度。但这个笑容逆着光宛如渲染了暖色,一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

就在这个笑容之上,他望见无数璀璨的烟火,它们顷刻间开遍了夜幕的每个角隅,使他们宛如置身于光影交错的斑斓花海。烟花绽放时的喧嚷淹没了他们向对方说的话,但这有什么关系?他们的眼中盛满了彼此的样子,而一刹那的烟火只能作为陪衬皴擦出动人的背景。

心脉的悸动像霎时的烟火,一时的绚烂却足以永远铭记。

“你还觉得我之前在开玩笑吗?”

“雷狮......”

卡米尔还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雷狮。他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揉进了烟火的颜色,像是用画笔描绘出的艺术品。雷狮按着他的后脑吻下去,将卡米尔的双唇研磨出殷红的色泽,舌尖与舌尖由试探性的触碰到不算温存的缠绵,卡米尔大脑一片空白,他只是忍不住想回应这个吻。

“现在呢,老师?”

“...你要是再这么突然,下次题量加倍。”卡米尔偏过头扯了扯围巾,他忽然觉得两颊热得发闷。

评论(20)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