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俄罗斯轮盘 09(现代监狱paro)

★囚犯雷X囚犯卡
★瓶颈期好难熬,我自己都不记得上一章剧情了......
★想不到吧我还记得这个坑,想了想还是不能再拖了,之前学业比较忙就一直没写这个长篇,争取寒假里能完结【也许】
★想要评论【超小声】

首章

上一章

俄罗斯轮盘
文/浮沉

Chapter9

他该说点什么?

那一刻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倒不是源于讶异,而是卡米尔找不出一句话来表达他现在的感受。这个拥抱温暖地太过陌生,雷狮有力的双臂将他紧紧箍在怀里,仿佛能一点点抚平卡米尔因紧张而时刻绷起的肩部线条。

“没人敢动你。”这几个字一瞬间把他的思考打断了,他不假思索地抱紧了雷狮的背,像涸泽里渴水的鱼吮吸到骤降的甘霖。卡米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承诺,那种最虚无缥缈的——他得到过无数个的“承诺”。因为种种缘故失去了一切兑现的可能性,那些谎言编织成的诺言早已把他的希冀划得遍体鳞伤,他没有理由去相信一个被轻巧说出口的承诺。

哪怕是雷狮说的也一样吗?这句质问仿佛从心底涌出,卡米尔原以为自己该犹豫一下答案,却不知出于哪种感情愿意对雷狮深信不疑。即使内心习惯性地否定他轻率的想法,但萦绕于他耳畔的是雷狮的声音,他就愿意去冒一次险,相信他、靠近他。

“那个......无意打扰啊,但你们总不能占用这个时间谈情说爱吧?”熟悉的女声突然响起,仿佛有意捏着嗓子发出了更有调笑意味的怪异音色,凯莉一只手搭着腰冲他们挤了挤眼睛,正站在医务室门口。

“不是的......”卡米尔本来沉没在这个拥抱所蕴含的,说不出的复杂情感里,凯莉毫无征兆打破了这点静默,他猛然惊醒过来似的一把推开雷狮。雷狮只是略退后一步没怎么样,倒是卡米尔自己脚下一个踉跄,幸而被前者一手揪回来了。“怎么,你心虚?”

不是这个意思......你不反驳一下吗?在雷狮面前卡米尔还从没在嘴上讨到过便宜,如果雷狮不解释那他便真是百口莫辩了。罢了,反正只是没什么特殊含义的打趣,太较真反而显得他死板,卡米尔反复掰着手指最后选择闭口不答。

随行的两三个医护人员抬着一副担架不急不缓地跟在凯莉身后,他们踢开医务室的门进去,每一次轻微晃动都能引起躺在担架上的人一阵发颤的哀鸣。

雷狮扫了一眼。“看来我们走了之后有人动静闹得挺大么。”

“是啊,雷总的确该管教一下了。自己的人都管不住吗?”凯莉的笑里藏着点微妙的幸灾乐祸,像是只偷了腥的猫饶有兴致地回味刚才发生的一切。几个散漫的狱警随后才赶上,凯莉抬手一指,他们便将雷狮和卡米尔团团围住,但保持了一定距离。毕竟谁都知道雷狮那点职业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掉,能站在他背后或者不打招呼便靠近,还没被他条件反射地出手撂倒的就只有卡米尔一个人。

“你什么意思?”雷狮摩挲着指腹间长期磨出的厚茧,压着怒意强扯出一个淡笑。他往卡米尔那靠近了一步,确保他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

“别误会,我也就是指个路。”凯莉耸耸肩,“谁让你们来之前把狱警甩开的。”

这事确实不能全怪雷狮,只能说刚被调到这座监狱的小狱警还没搞清楚囚犯的势力划分,更不了解人们心照不宣的隐藏规则,难免年轻气盛对着这些被关进笼子的困兽羞辱挖苦几句。这还不是新官呢上任也想点个三把火,可把火烧到狮子脑袋上就只能怨自己自作自受了。恐怕现在那个负责送他们来医务室的小狱警,正在某个犄角旮旯里忍痛挪正他脱臼的肩膀。

“我问的不是...”雷狮话讲到一半,被卡米尔拽了拽衣角打断了,“怎么了?”

人太多,不方便讲。雷狮就半蹲下来让卡米尔凑到他耳边说话。

“受伤的那个人我见过,他是泰森的手下,之前...我们碰到过的。”泰森就是之前在走廊上对卡米尔恶语相向的两个人之一,据卡米尔所知这人只崇尚用武力解决问题,矛盾爆发根本不必交流直接以拳头镇压,因此虽然他在雷派地位不算很高但也是个出了名的刺头。基本他们一派起内讧发生暴力冲突,一半事件的罪魁祸首都是他。雷狮没有明着打压他,因为这种疯狗也适合做个不错的打手。“所以我觉得,这次大概是他闹大了。把自己人打到被抬走,多少有点挑衅您的意思了。”

“挑衅我?他有这个资本?”“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

“你们要进来喝一杯的话本小姐也不介意哦,毕竟我可不想和那个冷冰冰的丑女共处一室。”凯莉指了指医务室门,雷狮拒绝地果断:“没空。我们走。”

回去后他们才想起来要去找凯莉的正事是什么,不过雷狮看起来并不在乎他的伤势如何,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再回医务室一趟——他下午的工作加了量,恐怕晚饭前都不能回来。这也未免太巧了点,雷派一出事雷狮就被叫走,而且工作地点调到了嘉派势力更多的地方。卡米尔不得不把这件事和泰森的事联系在一起。

...雷狮的处境不太妙。

卡米尔的下午是在图书馆度过的,他很少有面对书心烦意乱的时候。这次他并没有看进去几个字,只是机械地不断重复粘胶带的动作。

他以为有人针对雷狮,但当他从淋浴房拿到自己的号码牌时他的观点几乎180º大转弯。监狱的淋浴房有明确的规定,每个人的位置都是有固定编号的,一般情况下不会改变。卡米尔入狱时间晚,照理说他的编号和雷狮靠不到一块去,但实际上他被分到了雷狮旁边的隔间。想都不用想是谁在其中出了力。

而他现在拿到的明显不是他以往的号码。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进去!”狱警不耐烦地狠推了他一把,警棍差点结结实实砸在他肩膀上。

卡米尔在更衣室里慢慢把围巾接下来扔进塑料筐,浑浊闷热的雾气把这熏地和蒸笼无异,他深呼了口气脱掉上衣,那股对拥挤环境的不适感依旧没有减轻。

浴室是监狱最肮脏的地方,卡米尔还不能像雷狮他们一样对那些恶心人的勾当司空见惯、充耳不闻。上次被刀疤埋伏留下的伤口已经结痂脱落,但那些浅红色的细小疤痕依旧在提醒他这里不过是毫无公平性的狩猎场,善良和同情在监狱里根本一文不值。甚至连雷狮的庇护都极有可能是暂时的,他很快会发现替代品永远没有回忆来得真实。

脚下的瓷砖湿滑地很,朦胧的白雾把人们虚化成一个个陌生的影子,他找不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仿佛一瞬间又只有他一个人与这里格格不入。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他快速踏进淋浴隔间拧开水龙头,冷水混合着哗哗作响的水声将他淋得湿透。等到温热的水流顺着发梢淌下,他才略略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别想太多......卡米尔安慰自己,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自我麻痹。他反手去关门,却在触到门框的那一刻被一只湿漉漉的手扼住了手腕!

糟糕,大意了...!

卡米尔迅速转身下压手腕又立刻向上一抬,对方没忍住低骂了几句,力道一松卡米尔就把手挣脱了。没有脱臼么,反应不算慢。还没等卡米尔看清来者是谁,他就瞬间被掐着脖子摁在背后的瓷砖上,背部重重撞在冰冷的墙面上,钝痛感夹杂着寒意激地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别乱动小东西,否则我可不知道这玩意会在你这张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泰森握着一柄小刀,刀锋紧紧贴在卡米尔脸庞上,刚刚的挣扎已经让他的皮肤沁出一排细小的血珠。疼也说不上,卡米尔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扰得只剩下高度防备了。四壁太滑加上空间又过于狭小,的确不利于脱身,照这个情况看卡米尔要担心的是自己的处境。他眯眯眼睛思考着最快制敌的方法。“你想怎么样。”

“也没想怎么样,不过真没料到你把围巾脱了后......这张脸长得的确招男人喜欢...”刀尖在卡米尔身侧游走,被热气烘地潮红的肤色在刀剑轻轻的刮划下微微泛白。男人舔了舔嘴唇,灼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卡米尔颈边,再到锁骨,又一路向下。那柄抵在他腰间的小刀一看就是医务室的物品,看来内讧是假偷窃才是真。

作呕的恶心感沿着食道往上涌,卡米尔头皮发麻,攥紧的拳头把指节捏得惨白。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放手,滚开。”他头昏脑胀,耳边只剩下急促的水声。

“省省吧,雷狮这会儿估计困在嘉德罗斯那呢。别用这么凶的眼神看我,你要是配合点待会儿会很舒服——”泰森的下一句话被卡米尔一脚踹回了肚子里,强健的身躯向后倒去直接撞开了隔间门,结结实实撞在地面上。“我操...小婊子!!”他刚要翻身起来,卡米尔便抬脚踩在他的胸口上使狠劲摁了回去。

可泰森手里还拿着利器!卡米尔眼尖正好躲过他挥过来的一刀,但重心一偏就给了人可乘之机。泰森用了全力的一记扫腿让卡米尔脚下打滑,膝盖一弯就半跪在了地上。要是在外面他有绝对的胜算...但在这里,力量上他几乎完全处于劣势。

只要能把刀夺下......卡米尔盘算着怎么动手,一抬头却猛然瞥见泰森整个人一抖,喉咙口发出一声低吼就往旁边倒去。他背后正站着雷狮。雷狮不紧不慢地把小刀上的血迹用拇指拭去,眼波里浮着一层野兽潜藏的凶光,他眼神剜过卡米尔时将他刺得不禁低了低头。泰森妄图挺身反扑,雷狮抬起鞋底照着他的小腹毫不留情跺了下去,泰森一口酸水直接吐了出来。下一秒雷狮就扼住他的两只手,用刀把叠在一起的手掌扎穿了钉在隔间板上!刺耳的惨叫配合咒骂随即响彻了淋浴房。

他一把提起卡米尔稍显粗暴地将他按在门板上,膝盖抵在他的两腿间缓慢地厮磨。温水淋湿了雷狮的囚衣,潮湿黏糊的布料就紧贴着卡米尔的身体。“不.....”“你拒绝不了。”雷狮开了口,低沉的声音颇有烟嗓的味道,嘴唇吻过卡米尔的耳廓,酥麻的陌生触感让卡米尔几乎一阵腿软。雷狮尖利的牙齿擦过他的锁骨,留下一个个红印,像是盖了专属于他的戳。

“卡米尔,你知道吗。不止一个人想让你死......”他说这话时的笑容几乎可以说是苦涩了,“老头子说,你是他对家的儿子,是个威胁。”

卡米尔的大脑忽然觉得天旋地转。他一把推开雷狮,根本控制不住地发抖。“所以连你,我都无法信任了!?”

卡米尔从未想过自己有这么狼狈的一天。事实要把他所有的希望和幻想砸碎吗?

卡米尔失神的那一刻,雷狮突然上前捏着他的下巴覆上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吻,血腥味在滚烫的唇间弥漫开。

下一章http://fuchen628.lofter.com/post/1dbeb55f_12543f22

评论(69)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