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吻到骨髓都锐痛灵魂都在颤动。”
绑画是柴染染@安平酒天!!!
绑文是邑邑@砂糖战士张华邑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我们追寻着消散而去的航迹云【学院paro系列】

高三雷X高一卡,已交往设定。
学pa系列第一章终于写出来了!雷卡是世界的礼物没错了x
想看到更多的评论√
这个系列没有什么主线剧情,单纯写写雷卡校园恋爱生活的片段【捂心口】

楔子

我们追寻着消散而去的航迹云
文/浮沉

九月初的户外还播散着夏季的余热,清晨的微风将一夜雨后的闷湿抹匀,形影相吊的飞鸟偶尔掠过青空,捎来秋日的孤孤恓恓。卡米尔擦了擦鼻尖的薄汗,地铁上扑面而来的冷气把他早起的困倦吹散了大半。他坐定后反复检查了几遍书包确保没有遗漏东西,没人有义务包容他的谬误,包括他自己。生活像无边的洪流,卷走我们不曾留意却历久弥新、愈发深沉的感情。

列车厢里怒形于色的人们彼此擦肩而过,萍水相逢的一瞥后便默然离去。他也试想过无数次,自己像来去匆匆的羁旅之人错过雷狮的场景,愈是回忆愈是深觉在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他们能够遇见、能够于某一刻目光交接有多值得珍惜。

快到站点时他滑开手机屏幕,斟酌着措辞匆匆给雷狮发了条消息。按惯例来说雷狮不喜欢等人,在别人的印象里他往往会在自己不感兴趣的约会上姗姗来迟,他们把这归咎于他随心所欲的性子。卡米尔姑且算是例外,雷狮还没有把关乎他的事划进“浪费时间”的范畴里。但卡米尔的行事作风与雷狮截然相反,他想事情更复杂,对待雷狮更是以他为先。

「大哥,我快到了。抱歉这次还要麻烦你给我带路。」

消息刚发出去没多久,随着短信提示音的响起,屏幕也骤然亮了。卡米尔小小惊讶了下雷狮回复的速度,忙点开最新信息的标识。

「这有什么,你还和我客气?我已经在站台了,出来时别忘了拿行李。」卡米尔对着这行小字看了好一会儿,还没来得及透过毫无温度的文字想象雷狮的语气,却仿佛由微暖的指尖触摸到了心偎心的悸动。直到屏幕变暗,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差点错过了站点。

早上终点站的人寥若晨星,卡米尔得以在人群中一眼看到雷狮。他套着件他们学院的夏季校服,微敞开的衬衫领口露出一段好看的颈线,说不上让人眼前一亮但清爽地恰好衬托出十七八岁少年的风华。他单手插兜靠在站台的广告墙上,两耳插着耳机,似乎把注意力全放在了手机上。不过在列车车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就仿佛捕捉到了卡米尔的存在,迅速抬起头望向他。

卡米尔拖着行李箱快步小跑向雷狮,雷狮很自然地接过他的包斜背到自己身上。“大哥,我可以自己来......”“就一点路不碍事,已经够矮了再压着岂不更长不高。昨天报道怎么没来?打你电话也不接,不然就不必一大早来收拾宿舍了。”雷狮笑笑,不轻不重地揉了把卡米尔柔软的黑发,顺便取下一边耳机塞到他耳朵。

“昨天生病,去医院忘带手机了。”卡米尔回道。耳机里流淌出的纯音乐宛如涓涓细流,每个轻柔的音符像惹动心弦的私语。很显然这不是雷狮平时喜欢的乐曲风格,倒像是...卡米尔偏爱的那一类,安静、舒缓。

“那到家怎么不回个电话?我说了多少遍了有什么事就和我说。”雷狮听到“生病”的字眼不禁皱了皱眉,他不用猜就能想到卡米尔是一个人独自去的医院。他一直是这样,宁肯瞒着雷狮把自己蜷缩在冰冷的罅隙中,也不愿在他面前暴露自己一丝一毫的脆弱。

可是雷狮不知道吗?他比谁都清楚。

有时候连卡米尔也分不清,自己是倔强还是故作坚强。他执着于独自面对汹涌的风浪,这种固执往往换来遍体鳞伤,却唯有雷狮能将他的弱点看穿。在旁人眼里卡米尔和雷狮虽然性格迥异,但他们骨子里的桀骜不群却如此相似。因此他们彼此才能靠近、了解,用不算温柔的拥抱抚平对方的伤痛。

迎着雷狮诘问的目光,卡米尔实话实说:“报道那天学生会有工作吧,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学校的事情有你重要?”雷狮象征性地往卡米尔脑袋上敲了一下,“下次别让我发现你又瞒着我什么事。对了,现在好点没?”

“嗯。”

他们并排走过寂寥无人的街道,彼此都没有说话。卡米尔看着周围的街景,沿路而建的各类便利店已有零星的学生进出,摆在路边的小吃摊也悄悄忙碌起来,学校对面就有大型的文具店。他们到十字路口一拐弯就看到了学院上了年头的门牌。

门口站岗的学生昏昏欲睡,在看到雷狮踏进校门的那一刻瞬间挺直了腰杆。怎么有一种领导视察、学生敬礼的错觉......卡米尔瞟了雷狮一眼,说起来大哥也从未和自己讲过他在学校里的情况......

他们抵达卡米尔分配到的宿舍时,房间门还虚掩着。怎么?这么早室友都已经走了?卡米尔正想敲门试探下,雷狮径直上前一抬脚把门踹开,门板撞在其背后的储物柜上“砰”地一声响。卡米尔早就习惯了,镇定自若地走了进去,倒把床铺上两个偷懒没起的室友吓得一下子坐起来。

“学生会查寝没见过?铃打过了吧。”雷狮话音刚落,俩人就立刻穿戴好起床了。没人说话,卡米尔不确定这个时候给他的新室友打招呼是否合适,想了想还是尽快把行李收拾好。他一向追求效率,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轻车熟路地把床铺和橱柜整理妥当,与旁边室友摆放的略显凌乱的杂物形成鲜明对比。

雷狮就架着腿理所当然地坐在卡米尔刚铺好的空床上,看着卡米尔忙上忙下也没有想搭把手的意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闲扯。

“我宿舍在406,四楼走廊走到底。没什么要紧事qq联系就成。”“好。”

“你一般和谁吃饭?”雷狮顾着低头玩手机,随口提了一句。

“啊?”卡米尔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雷狮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是习惯和同学一起去食堂还是等我,我下课晚。”雷狮把视线重又放回到卡米尔身上这个问题...难道不是明知故问吗?卡米尔心里暗暗回了一句。而且雷狮最后加重的咬字摆明了就是把一个疑问句改成了“陪我吃饭”的肯定句。

“我当然听大哥的意思。那还是和帕洛斯佩利一起吗?”帕洛斯和佩利算是和雷狮从小打到大的朋友,逃课、翻墙、用球踢碎了邻居家的窗户,哪个恶作剧不是一起干的。初中时还因为打架斗殴在升旗仪式上被通报批评,从此他们被扣了顶“校霸”的帽子,学生人人敬而远之唯恐被拦住收保护费。说到那次打架斗殴,还真不能怪雷狮,是对方先出言不逊诋毁了卡米尔,几乎是瞬间惹火了雷狮。不过自从被人当作校霸后,佩利帕洛斯就开玩笑喊雷狮老大,喊习惯了也就懒得刻意改口了。

“和他们一起看他们发光发热照亮我们?说不定他们俩还觉得我们亮呢。”雷狮笑了笑戏谑道。

...没法反驳。卡米尔不说话当做默认了。

他示意雷狮起身,等他掖好床单再坐下。他有些费力地双臂抱着装书的袋子,准备把这些都搬到上铺的空床架上去。他目测了一下高度就觉得直接扔上去不大可能,正打算爬床梯上去却被雷狮掐着腰肉一把拽下来了。“你还真是不怕摔着。给我。”他接过书袋稍微托着一下子甩了到了上铺,考虑到是卡米尔的书他还尽量下手轻了点,不过那不轻的碰撞声还是让卡米尔没忍住动了一下眉毛。

雷狮很快就得走了。高三要比高一新生提早上课是硬性规定,他可不想因为迟到而被班主任劈头盖脸怼一顿。他们的地中海头班主任清清嗓子开始训斥学生时几乎要把他的耳朵磨出老茧来。

雷狮前脚刚踏出门,卡米尔掉线已久的室友双双长舒了一口气。金发少年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他很自来熟地往下铺的床上一滚,边伸懒腰边嘟嚷起来:“那个学长听说超恐怖......叫什么来着...?”

“雷狮。”卡米尔叹气接口道。

金发少年闻言忽然坐起来,话题转得飞快:“哎哎你就是卡米尔吧?昨天报道就你没来我们还担心你生病了!”他紧接着就把另一个室友拉过来,勾着对方肩膀笑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紫堂幻——他好像有个外号叫紫糖!我是金。”紫堂被金忽然拉过来,只能干笑着和卡米尔挥了挥手。

“卡米尔。”卡米尔简短地回以自己的名字。刚刚忙活完才有空留意他的两个室友,不管怎么说还要和他们朝夕相处整年的时间,他再怎么不喜交流也不能给他们留下个难以沟通的印象。“你们好。”

紫堂幻有些拘谨地挠了挠头发,腼腆地微笑了一下说:“那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一起努力吧。”“说得对紫堂!诶对了卡米尔,刚刚那个学长是你朋友吗?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啊,明明他昨天看上去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朋友...算是吧。”虽然少了个字但也的确是朋友。卡米尔问道:“请问昨天发生什么了吗?”

“就昨天开学典礼...学生会代表发言,质检部部长稍微警告了一下我们。”

“稍微?”卡米尔听到这个词放在雷狮身上,真是有点不符合他的风格...显然质检部的差事也不像是雷狮会做的啊。

“狠狠威胁了一下。不过为啥后排高二高三的女生尖叫声那么响啊......?”金吐了吐舌头,紫堂在一旁也无奈地怂怂肩。看来是真事,卡米尔也不意外。

开学第一天大部分人倒不会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老师也主要以自我介绍和阐述高中各课目的学习方法为主。无足轻重的内容入耳后会被卡米尔自动过滤掉,实在闲得无聊就把一周的课程表抄下来,顺便将高一高三会放在一起上的体育课用红笔圈出来了。

只不过这字写着写着,阴差阳错就把雷狮的名字抄上去了。卡米尔盯着这个他错抄的名字半天,慌忙涂掉了。雷狮......这个时候,大哥在想什么?他摇摇头,想把这些无关课堂的想法挥散尽。

一上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若是像这样盯着分针转五分钟简直是度秒如年。卡米尔在雷狮班级门口等了半晌不见他出来,几乎是等其他人都走光了雷狮才不紧不慢地跨出教室门。

“大哥,在忙事情?”卡米尔免不了要问一句。

“那倒没有,只是不想有那么多人...”雷狮顿了顿,略微弯下腰靠近卡米尔。“?”卡米尔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谁知雷狮下一秒即揽住他的腰往自己身上轻轻一推,又单手扣住卡米尔的后脑加深一个突如其来的吻。
        
比想象中柔软的唇瓣沾留了唾液触感就显得湿滑,舌与舌的交缠如同侵略性的索取。他舌尖划过温热的口腔内壁,将黏膜反复舔压。卡米尔被吻地不知所措,他摇了摇雷狮的手臂,好在对方很快放开了他。卡米尔下意识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虽然空空荡荡的走廊上已经没有人经过,但总归有学生会留在教室的......

他往脖子上摸了摸,忽然意识到天气还没转冷围巾没戴,不然他能把脸埋围巾里。

“走吧。”雷狮笑笑,看起来心情相当好。佩利和帕洛斯今天都没来找雷狮,看起来都提前打过招呼了......

午间的阳光不算刺眼,初秋的穹宇总是澄澈地仿佛不染纤尘。他们路过操场时卡米尔恰好抬头看去,由深变浅的航迹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直蔓延向远方去了。只是这么看着,雷狮又在身边,就静默地让人安心。

“大哥,只有一年了。”

“一年的时间,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走在前面的雷狮给卡米尔留下的背影逐渐朦胧,在那片模糊的笑影中他好像看见了那个从小到大都锋芒毕露的雷狮,无来由的信任将他和雷狮走过的时光延伸成望不见尽头的轨迹。

他追寻他,从来不曾停下。

-tbc-

评论(23)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