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恶魔与山茶花

恶魔雷X人类卡

是万圣节合志的文!好像解禁了!在这里发一下,果然之前写得太仓促了......现在回头看看还有很多值得修改的地方呀x混更了

恶魔与山茶花
文/浮沉

老式的火车头喷着白烟,蒸汽机活塞发出一声冗长的嘶鸣,卡米尔终于把目光从摊放的书籍上移开。动荡的车厢搅着一股冷峭的湿气,一路的颠簸逐渐趋于平稳。他裹紧身上单薄的外套,透过雨水刚浸润过的潮湿玻璃窗往外看,熟悉的火车站上是一群焦急等候的陌生人。

“到家了。”卡米尔低声喃喃道。他拖着皮箱一言不发地走过月台,再凭记忆转到喧嚷的街头。路边兜售应季鲜花的小女孩恰巧与他擦肩相碰,手中的一枝山茶花便被一不小心抖落在水泥地上。卡米尔忙轻声说了句“抱歉”,弯腰拾起了那枝鲜艳的红山茶,接着对女孩说道:“那么我买下它,好吗?”“啊,那太好了!祝您万圣节快乐,先生!”她脸庞上堆着欣喜雀跃的笑,灵动的眼眸里流转着对这个盛大节日的企盼,“您是刚回来吧?晚上有节日活动!”

卡米尔略微点点头,似乎为了回应女孩,又似乎是在失神地沉吟。万圣节的活动他自然是知道的,那些值得沉湎的朦胧灯影和欢声笑语,静默地沉入他幼时岑寂的心波,漾起细小却如缕的涟漪。而曾经唯一注视过卡米尔的那双绛紫色眼睛,被他设想成群星中的一颗,指导着他的生命通过不可知的黑暗。

卡米尔到家时正是午后,温煦的阳光探过窗棂铺满屋内老旧的家什,空气里漂浮着微小的尘埃——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了。他刚把之前买下的山茶花插进空花瓶里,脚边的光线就迅速被窗外投下的阴影覆盖。他略后退一步,紧接着便感到地板一阵轻微的颤动,霎时一大群黑蝙蝠前仆后继地挤进窗框,横冲直撞地在屋里四散飞去!卡米尔并不躲闪,任凭它们飞快地掠过他身侧,等这张狂的动静平复后,他就知道雷狮到了。

“大哥。”卡米尔平静地唤了一声,“我没想到您会早来。”

雷狮收拢起漆黑的膜翼,眼角的余光在卡米尔身上停留了片刻才转过身,背倚着墙面若有若无地发出一声轻笑:“你既然提早了,我也没必要准点守时。”他的视线往卡米尔身后一偏,眉毛不经意间挑了挑,戏谑似的开口问道:“哪个姑娘送的?”原本只是随口调笑一句,但无意加重的语气却掺杂了些半真半假的意味。

“不,只是我路上买的。”卡米尔半遮半掩地挡住花解释道,“大哥若是不喜欢,我拿走便是了。”

“留着吧,我无所谓。只是想到以前那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小不点——也给我递了一枝。”雷狮注视着卡米尔的眼睛,仿佛想从中看出一点从前的影子。时光会洗净回忆的痕迹,将天真稚气的棱角打磨成平稳的弧度,于是孩子学会了藏起微笑,敛去锋芒。唯有那双湛蓝的眼眸透露出的神色从未改变,他看着他时,眼里便只映出他的缩影。

“现在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不知死活地跑进这里了吧。”

卡米尔默不作声,雷狮一句看似无意的话仿佛回溯至逝去的年华,撞进他的心坎又把他拽回数年前的雨夜......

那天卡米尔没想到万圣节前夕会下大雨,他捧着手心里最后一朵山茶花的残枝败蕊,瓢泼大雨中他像是只被打湿翅膀的枯叶蝶,踩着踉踉跄跄的步履寻不到路的方向。破旧到褪色的衣衫经受了冷风的侵袭,依附着皮肤瑟瑟发抖。他咬紧了发白的嘴唇一路奔跑才找到一处避雨的地方。

这地方幽僻、阴森,像一座废弃已久的古堡。长久堆积的枯枝败叶悉数烂在墙根,婆娑树影倒映在灰白的墙壁上,犹如瘦骨嶙峋的利爪向他逼近。而那风雨中的树叶交织成片的沙沙声,隐隐约约似魑魅魍魉的窃窃私语。

卡米尔为了卖掉手中的花,时常要走街串巷,却从来没到过这里。

屋里弥散着木质腐朽的浊气和呛人的灰尘,脚下的地板仿佛承受不住生人的踩踏而“咯吱”作响。卡米尔什么都看不清,只能远远看见窗口投下的惨淡月光。他抱膝坐在墙角,一点点拧干自己的衣服。突然他隐约感到,紧随着他的呼吸还有另一声虚弱吐息,辨不清是来自哪里。那声音时隐时现,几乎没有规律可言,卡米尔觉得自己如同被潜伏在黑暗中的困兽窥视着,他不禁又蜷紧了身体,警惕地观察着眼前这片危险夜色。霎时劈下的一道落雷如同正砸在屋顶上,震耳欲聋,亮紫色的闪电刺破天际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扼住他的脖子!

扑面而来的浓重血腥味蹿入鼻腔,卡米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地大脑发懵。他抓住那只掐着他脖子的手,对方尖利的指甲几乎刺入他的皮肤。冷意从发麻的头顶直蔓延到僵硬的指尖,卡米尔后背早已是汗涔涔地一阵发凉。他极力保持镇定,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了对方晦暗的眼底浮沉着一丝幽紫的反光,散乱的碎发浸透了汗水紧贴在他前额。那人每一次不均匀的喘息,都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吸气声,仿佛压抑着巨大的痛苦。

“你......”那人从喉咙口发出一个低沉沙哑的音节,近在咫尺的温湿气声像是裹着一团愠怒。卡米尔只觉得视线逐渐模糊,他费劲地从牙关挤出几个字来:“到明天你就会被人发现。”

脖子上的沉重压迫感忽然减轻了,但那双眼睛里锋利的目光仍没有丝毫改变。卡米尔得以大口呼吸,然而紧接着又被狠狠揪起衣领掼到地上。他想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相当狼狈:捂住脖子止不住地咳嗽,憋出的生理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淌过他的眼睫、鼻梁、下颚。

“我有药和绷带,可以救你。”

“救一个恶魔?”对方嗤笑一声,步步靠近卡米尔。转瞬即逝的电光终于映亮了他鲜红的双角和磨损的膜翼,以及腰腹撕裂性的伤口洇红了大片衣料。他不轻不重地拿皮靴踩在卡米尔胸口,眯起眼笑道:“是不是害怕地想尖叫着跑出去喊人?弱者。”说完这句话,恶魔已费了很大的劲,他身体摇晃了两下就重重摔在卡米尔脚边。

卡米尔替他包扎完伤口就疲惫地迅速昏睡过去,“恶魔存在”这个事实让太多疑虑和想象充充斥这个孩子的脑袋,他已经累到无力去想更多的事情了

恶魔?怎么可能?那种只存在于书中插图里的“恶”竟然是真实的吗?

卡米尔醒时天已大亮,抬眼就瞟到恶魔斜坐在窗框上可不算什么幸运的事。

恶魔把玩着那枝凋零的山茶花,仿佛在看一件新奇的玩意。卡米尔想起来,他昨天似乎随手把它放在了恶魔的手旁。“我是雷狮。”恶魔用眼角余光扫过卡米尔,漫不经心地说,“你们人类都喜欢这种脆弱的东西?”他动了动指尖,花瓣就即刻化作蓬松的粉末消散殆尽。

“花有一些特殊的象征意义。”卡米尔一边观察雷狮的举动一边回答道。“刚刚那个有
么意义?”

“理性的爱。”

直到雷师离开后卡米尔都还在怀疑之前发生的一切,之后他再没有碰到雷狮,却遇到了一位奇怪的人。

同街坊的顽童故意使坏,横冲直撞地抖落了他一地的花,他们笑嘻嘻地一哄而散,在不远处冲他做鬼脸。卡米尔熟练地收拾残局,拣出不新鲜的花朵扔掉后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突然那些孩子的笑声戛然而止,凭空出现的蝙蝠群前赴后继地飞去,他们向四处逃窜的步伐乱得毫无章法。

“真狼狈啊,卡米尔。”熟悉的嗓音自上而下传来,卡米尔错愕地抬起头,雷狮几乎挡住了刺目的阳光,将他笼罩在他的影子里。他披着宽大的斗篷,一切会暴露他身份的部位都被不露痕迹地隐藏起来。他觉察到卡米尔困惑的神情,就补充了一句:“听到了有人喊你的名字。”“下午好,您的伤已经好了吗?”卡米尔调整好松散的围巾,快速地朝顽童们跑远的方向瞄了一眼,低了低头问道。

“我们的自愈能力可比人类强得多。”听到这个回答,卡米尔便点点头缄默不语了。

在雷狮的印象里,卡米尔这个年纪的人类小孩通常只能用聒噪、任性、幼稚几个词形容,他们可笑地以为哭闹就能获得想要的一切。但卡米尔超出了他的预料,安静沉稳地不像同龄人。所以他很聪明,知道怎么保全自己,雷狮敢说那天晚上卡米尔要是惊慌失措地喊了一个字,下一秒就该灰飞烟灭了。也许是那朵花的含义有些意思,亦或是卡米尔充满戒备的睡姿引起了雷狮的兴趣,他才没有把这个唯一知晓他恶魔模样的人类抹杀。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卡米尔也不熟悉雷狮的脾性,他若是想造成人群的恐慌
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卡米尔只得小心谨慎地应付雷狮的话。

“这种拘束的工作有意思吗?”

“为了勉强够生活,习惯就好了。”

“这个时间你们不是都在......学校...?”

“不......只够买书看。”话音刚落,卡米尔兀的沉默了。他今天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如果就这样回店里不知道工钱会打多少折扣,添新书的原计划大概不能按时执行。被耽误时间当然不能怪雷狮,他帮自己驱赶捣乱的孩子已经很出乎预料了。卡米尔还在暗自思忖,雷狮却突然从身后环抱住他,撑开双翼划开一道旋风,他们转瞬间就脱离地面腾空而起。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睁开眼就到了之前躲雨的旧屋二楼。

“这种?”

“是......”虽然年久积灰,但一排书架确实装满了各类书籍,保存还算完整,卡米尔也不介意新旧。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但嘴角很明显地微微勾起,平日里黯淡的神色也隐隐带了笑意。雷狮拉开窗帘让光线透进来,随口问道:“这几天你们都在布置什么?”

“万圣节。”卡米尔正巧翻开一本关于万圣节的书,就把介绍指给雷狮看。雷狮粗略浏览了一遍插图和文字,只觉得好笑,“还要假扮我?我都想看看他们演地有多像了。”

“您可以明天去看看。”卡米尔看看雷狮又看看书说,“其实......还挺像的。虽然和想象里不太一样。”

卡米尔原只是提一句就罢,没想到雷狮记下日子第二天晚上就把他拽到中心街去了。雷狮对于那些假扮的鬼怪似乎有莫大的兴趣,虽然卡米尔提醒他不要吓到普通人,但雷狮藏在帽檐下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完全掩盖不住。

场面根本控制不住。他几乎是没有任何针对性地出手,面对惊慌失措的人群和遗留下来的满地狼藉,他脸上张狂的笑意更甚。若不是他及时拉住了卡米尔,恐怕这个瘦弱的小不点就要被人群推搡着挤入混乱的人流了。寂寥无人的街道将万圣节的氛围渲染地更加阴暗诡秘,精致的装饰品被踩碎,徒剩闪烁的灯光。“为什么......?”“太吵了。你可别忘了——真恶魔,在这。”雷狮将一把糖扔到卡米尔手里说,“趁乱拿的,听说你们得不到糖就要捣乱?——你的确是没捣乱。”

“谢谢。”卡米尔默默剥着糖纸,他完全能开口阻止一下,但他没有。雷狮的所作所为是他从未想过的,所以惊讶,所以好奇,甚至羡慕他能够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恶魔自由、不受拘束,即使被定义为背面的“邪恶”,卡米尔也不抗拒。

等他从数年前的回忆里抽回思绪,雷狮已连叫了他两声了。“在发什么呆?”“只是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

雷狮顿了顿,忽然开口问道:“你觉得你还能来几次?”

尽管他问得很隐晦,卡米尔还是听懂了其中的意思。他将为自己的无数事情奔波劳碌,也许渐行渐远直到再无联系,而无论过去多久,变化的只有他一个人。

你的时间是永恒,而我仅仅是你生命的沙漏里最微小的一颗沙粒。但也许我足够幸运,是那颗能在你心里泛着微弱光芒的沙粒。你会离开,会遗忘,而我会在最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想起你。

“我不知道。晚上去街上看看吗?”卡米尔笑了。

“当然。”雷狮在上衣口袋里摸索了一番,弯腰靠近卡米尔,“在这之前给你个小礼物。”他拆了糖纸把糖果送进卡米尔嘴里,在那带着丝丝甜味的唇上落下一个吻,扫过他唇瓣的舌尖像在品尝一道心爱的甜点。

“万圣节快乐。”

山茶花一次次枯萎,又一次次被换成新的一株。当这段循环结束,花瓣彻底凋敝,它的含义却绝不凋亡。

评论(4)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