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完结】你跑啥?!(下)

城管雷X摊贩卡
这篇放飞自我的短篇终于写完了!上下两章字数统共7000+,希望lofter不要再吞文了......

上一章http://fuchen628.lofter.com/post/1dbeb55f_11c1950d

你跑啥?!(下)
文/浮沉

他硬着头皮挪到雷狮跟前的时候,大脑迅速被“怎么办”占满,他现在仿佛能透彻理解冤家路窄这个词的含义。“你忘的东西。”雷狮没卡米尔想得那么复杂,把书扔还给卡米尔,直接先开门见山地说。

“嗯,谢谢。”他把书卷成筒状拿在手里反复捏来捏去,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麻烦您送来了。”

“今晚上不归我管,要给你支开我同事么。”

“这......不太好。这么做对工作不会有负面影响吗?”

“只是觉得有趣——看在你昨天请我的份上。”

雷狮不提这茬还好,提了就让卡米尔想起他倒贴钱的事来了。“其实,我不是摆摊的。”

“我知道。”不就是勤工俭学给家里省钱吗。

“我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室友提的惩罚。再过几天我就不去街上了。”

哈!?大冒险?惩罚?这回换成雷狮无话可说,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你这几天悠着点,我见一次抓一次。”

......算你狠。卡米尔伫立在原地盯着雷狮看,仿佛要在他身上盯出两个人窟窿来,他试图做出一个严峻的表情回击雷狮的狠话。“你就算这么看着我,我也不能误了日常工作啊。”雷狮忍不住想笑。

怎么昨天白吃我烤串的时候你没想到自己是个城管。卡米尔心里默默吐了个槽,脚底下抹油头也不回地往学校里溜。他前脚迈出去一步,几个原本在窃窃私语的女生立刻停止了讨论,派代表跑到雷狮那,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没想到他这么受欢迎?不知道她们发现雷狮不是隔壁学校的学长而是整天压榨摊贩的城管会作何感想。

书能物归原主已经在卡米尔意料范围之外了,他端着那本书,总觉得有股放了孜然的烤肉味......想到烤串他就感到昨天雷狮背光的脸在他脑海里猛地放大——慎得慌。他惊地一个激灵,差点把书抖掉了。一定是这几天精力全耗在和城管斗智斗勇上了,都出现幻觉了。回去写几套卷子压压惊吧。

“嘿卡米尔!之前门口那个人是你哥吗?”同学的声音把他一下子拍醒了。

“不,是追债的。”卡米尔回道,“不熟,谢谢。”他早就瞟到同学手里的便签条上写着一条“向卡米尔问一下校门口我新男神的qq号。”

“qq没有,电话我倒是知道。”

“什么什么?”对方忙把脸凑过来。

“110。”卡米尔面不改色。

他发誓他说的百分之百是实话,问话的同学却“切”了一声露出不可置信的鄙夷神色,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帮忙就不帮忙呗,谁稀罕。”这种情况怎么解释都是越描越黑,卡米尔干脆连反驳都省了任凭别人误会去。

既然雷狮放了狠话,他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不采取点措施的话,到时被雷狮拎小鸡仔似的抓起来公开处刑,他面子还要不要了?

小学校门口出来第七棵树下,既处在学生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又是过往疾行的车辆驾驶座的视线盲区。借着微暗的天色和树下的阴影,卡米尔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工具全摆好了。他刚支起烧烤架,鬼狐就满脸迷之笑意地快步走来,他坐定后又连摆了几下头,拿烟的手微微颤抖:“这个卡哥啊......”

卡米尔有点懵逼地抬起头,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鬼狐天冲作为凹凸街摊贩中的钻石王老五,一边工作都交给手下去做,若没有需要调停的大事他不会经常出现。况且平时鬼狐都是喊他“卡米尔小兄弟”之类的,现在忽然换了个称谓倒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卡米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请问有什么事吗?”

“卡哥,我和你说实话,凹凸街的小贩日子过得滋润,倒不是我们经营比其他人好——是雷总他不大管事。虽然大伙见了他就跑,但只要不是烧烤摊被他抓到,他转一圈也就走了......”

看来是和雷狮有关的事。卡米尔说:“你就直说吧。”

“你是不是惹到雷狮了?”鬼狐弹弹烟灰,叹气道,“他最近天天在附近巡逻,一天能听到好几次放哨地喊‘城管来了!’。现在他已经重罚好几个人了,走之前还问你来了没。”卡米尔表情复杂,他沉默了一会儿问:“往烤串里放变态辣和往他眼里撒胡椒粉算不算惹到?”

不算惹到,这简直是玩火啊小兄弟。鬼狐脸上黑一阵白一阵,看来这事是请一次烧烤都解决不了的,两次也不行。“总之卡米尔啊,你想办法把这事结了吧。还有小心点,我觉得雷狮要打人。”

随着小学放学铃一声打响,大量小孩子涌到街头巷尾。卡米尔送走鬼狐,准备应付他的小顾客们了。“卡哥卡哥,那边有个城管哥哥一直在朝这看,会不会抓我啊?”他的老顾客小朋友一边吃地满嘴油腻腻的,一边指向马路对面。

雷狮??!他什么时候站在那的,待多久了?卡米尔表面保持镇定,按住小朋友肩膀说:“不会抓你。你帮我一个忙,这顿就别付钱当我请你吃了。”

“什么忙!”

“你走过去对那个城管哥哥说你迷路了,一定要抓着他的袖子哭。就这么简单,懂了吗?”小朋友点点头,立刻一溜烟跑过去。等嚎哭声响彻马路的时候,卡米尔已经收拾妥当一路狂奔跑出残影来。

雷狮被小孩子死拽着,又看到卡米尔不知第几次又耍了他开溜了,脸黑得跟锅盖似的。

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也不知道持续了几天,雷狮后来也没兴趣追卡米尔了,反而觉得看他满街跑来跑去更有意思。

不过这种游戏没进行太久就被打断了。那天雷狮休假,大晚上和佩利帕洛斯出去搓一顿正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凹凸街时正好看见一个城管扭住了一个摊贩的胳膊。夜深人静,虽然远但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是听得清。“哇靠我们城管大队什么时候有这么野的新人?”佩利摩拳擦掌,在空气里嗅到一丝搞事的气息。“这小摊贩也是可怜,这么晚估计刚好收摊,身边又没人,少不了一顿打哦——咦老大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帕洛斯眯起眼辨认,雷狮原本只是毫不关心地扫过一眼,忽然愣了一下大步穿过马路跑向对面,佩利和帕洛斯紧随其后。

“说了多少遍了别出现在这街上!你们他妈的听不懂人话吗?”新人城管怒气冲冲地踹翻桌椅,对着小贩秀气的脸狠狠扬起拳头,“最后一天?
大学生?你看我信你吗?”他刚要落下一圈就被人抓住手臂硬生生拦下,力道之大竟让他有种要被捏碎手骨的剧烈痛感。

“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管了?”雷狮阴沉着脸,怒意像道狂雷在他眼神里肆意冲撞着。他象征性地给了愣在原地的卡米尔一记眼刀,后者自觉地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雷狮这才松手补了一招肘击把那城管撞到一边:“滚。”

那个人见是雷狮,脸色唰地一变,飞也似的跑远了。

冷风嗖嗖地吹,卡米尔不说话,雷狮也不说话。但是佩利有话说:“老大你这是英雄救美吗!那这小子是不是要以身......”“佩利你少看八点档言情剧。”帕洛斯一把捂住佩利的嘴,拽着他的头发像在把一只巨型金毛往车站里拖,“溜了溜了。”

后来还是雷狮先开口:“饿了没。”

“嗯......”卡米尔摆弄了会儿刚被摔坏的耳机转移注意力,修复无果后只好作罢。等雷狮离开卡米尔才抬起头,扯扯围巾露出脸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刚才的气氛太尴尬,他头一次闷地喘不过气来。眼看雷狮进便利店了,卡米尔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啊,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可是......算了,反正是最后一天,以后也不会见面了。

雷狮回来看见他还呆在原地等,勾了勾嘴角把蛋糕塞到卡米尔怀里:“我估摸是你喜欢的口味。”

“是......”卡米尔小小惊讶了一下,利索地拆开包装,目光在雷狮和蛋糕上来回转换。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的口味?

“城管见了你也跑......”他眼珠一转,“你爸是公安局长?”

“噗,你原来也会说笑。”雷狮回道,“不是,但有点关系。”

卡米尔拿勺子的手顿了顿,等他的下一句话。

“我爸不是,我是。”雷狮轻描淡写地陈述了一个事实。卡米尔刚吃完最后一口蛋糕,听到这话,手里的塑料勺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很惊讶?对了小老板。”“嗯?”卡米尔发现他居然很习惯地默认了雷狮对他的这个称呼。

“你明天都不来了留着摊多浪费?不如让给我?”

卡米尔只当他寻自己开心,也就开玩笑回应道:“给你了我做什么?”

“做老板娘?”

“......”卡米尔“嗖”地一下站起来,瞬间把蛋糕盒连同塑料袋塞回雷狮手里,紧接着一个箭步就飞跑出去,比他以往躲雷狮的追杀速度还要快。

你·又·跑·啥?!雷狮在风中凌乱,不过他看到他贴在蛋糕盒上的便签条被卡米尔带走了。上面写了他的手机号,还不是110。

评论(34)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