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俄罗斯轮盘 08(现代监狱paro)

★好像拖了快一个月了,下周回来再修改一下
★动画雷卡度蜜月了,世上无我

首章

上一章

俄罗斯轮盘
文/浮沉

糟糕...!这种腹背皆被压制的情况若想扭转几乎不可能,卡米尔脑海里临时闪过的几个紧急策略都被自己一一否定。大脑迅速传递来“危险”的警告,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似的,耳边回响着一阵“嗡嗡”的耳鸣。雷狮和平常太不一样了,卡米尔见过他笑着扼断敌对者的呼吸,见过他开口就是裹挟着狂傲的挑衅,也见过他沉默时眼底跃动的狡黠,正蓄谋着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风雨。他却从没想到雷狮真会有控制不住情绪肆溢出勃然的怒意的时候。

从暗含压迫的质问再到按倒卡米尔的发烫的指尖,无一不像落雷砸在他的后背。“你冷静点,这样我没法调整状态和你说话。”卡米尔不知道雷狮在用什么表情对着他,他面向空白一片的旧墙,思绪被抹尽成一张空无一物的废纸。

雷狮的手劲松了一下,卡米尔抓住一瞬间的时机甩开手腕上的束缚,紧接着狠推了一下床板,借力撑起上肢勉强翻过身抬脚就踹向雷狮小腹。雷狮却并没有试图躲开的动作,卡米尔眨眼间就改变踢腿的方向,急转而下直击向他膝盖!雷狮重心不稳向前倾倒,卡米尔一把攥住他的衣领往身旁掼去。前者摔在床上的那一刻卡米尔顺势跨坐到他腰上,一招卡住雷狮的脖子。

雷狮却忽然没了反应似的,爽然若失地在卡米尔眉眼间停顿了一会儿,随后似乎隐隐叹气道:“我不觉得你这个姿势就能调整好状态和我说话——我就冷静不了。”卡米尔闻言惊地一愣,翻身下床时动作都僵硬了半拍。雷狮依旧是躺着,磨蹭了一会儿才坐起来说:“所以答案呢?”

“我觉得我并没有其他选择。我更想知道令尊具体说了些什么。”

“这个么......‘过去的事别妄图找一个替代品’,这是原话。”他目光钉在卡米尔身上,似笑非笑地说,“能惊动他,你来头不小啊卡米尔。我在想你是不是还藏了点什么——比如一些烦人的眼线。”

“我和你父亲并不认识,至于我养父和他是否有交集我没有权利知道。”雷狮明显的试探让卡米尔听不出来也难,这种试探掺杂的敌意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表明了雷狮对他仍有顾虑。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老话,卡米尔再理解不过,偏偏这次他感到心里一紧。

“哦?那最好。你也别想多,老头子最近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开始管起我在这的事。而且他知道的未免太多了。”雷狮道,“试图反叛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重要的人也一样。”

“行了,看看帕洛斯回来没。”

“啊?”

“你啊什么?”雷狮看着卡米尔半张着嘴露出一点发懵的神色,觉得比他平时半天没个表情变化要有趣地多。

“就没了?没说其他的......?不是威胁你吗?”卡米尔愣了一下,他以为会和他养父有些关系。

雷狮忽然按住他的帽檐往下轻轻一拉,卡米尔被遮挡了视线只能盯着自己的脚尖。他听见雷狮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就说我再继续惹是生非,好日子就到头了。我在这会怎么样,轮得到他管么?你以为还能说什么?”

不对,肯定是哪里不对。雷狮的话还在脑袋里转,原先他说这类话时语气应该是上扬的,一如他自身的风格。刚刚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卡米尔觉得雷狮的语调显得有丝压抑。但既然他本人已经这么说了,卡米尔没有再提出质疑的道理。雷狮若是想隐瞒什么事,冥顽不灵地追问只会得一个自讨苦吃的下场。“好......是我想多了。”

“哎呀,别那么紧张嘛,我只是迷了个路。监狱这么大迷路也是正常的吧?”带着笑意的熟悉嗓音圆滑地像奶油,揶揄的语调蒙上了一层半真半假的纱。

“少废话!滚进去!迷路到狱警休息室?!”粗声粗气的狱警呵斥声也随之涌了进来。

“长官,那只是个意外。”帕洛斯一副不关我事的态度,那狱警气得满脸涨红,把牢门“哐”地一声狠狠关上。帕洛斯在探视窗口比了个再见的手势悠哉悠哉地说:“bye~”

迷路的理由太荒唐,就算是佩利也不可能信。但这为了戏弄狱卒的一句无心的玩笑话,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卡米尔也暂时不得而知。但种种迹象告诉他这绝不是普普通通的巧合。

“那个时候‘迷路’也是挺巧的啊,帕洛斯。”雷狮隔着一堵墙向隔壁的帕洛斯问话,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帕洛斯不慌不忙地回道:“雷狮老大,我那也是没办法。最近这批货时间上出了点问题,再不交接就要耽搁了。您知道大混乱的时候警卫都比较集中。”

理由说得过去,雷狮也不便追究。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盘问太多,否则被临近的人当做海盗团起了内讧,以后还会遇到不必要的麻烦。骗徒玩失踪的小把戏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他也的确在监狱里扮演特殊的角色,雷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这次是卡米尔提出了疑虑,他才随意试探了帕洛斯两句,现在看了也许是卡米尔多虑了。

“您有监狱的平面图吗?”卡米尔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

“大厅入口的墙上有。你想知道什么地方直接问我。”

“预警休息室旁有什么重要建筑吗?”

“关押特殊犯的地方。他们没多久就要被枪毙了,能掀起什么风浪?”“就怕有人垂死挣扎,里应外合。这件事还是多注意一下比较稳妥。”

“稳妥?要是凡事都追求稳妥,那错过的乐趣就太多了。”

“我明白了。”卡米尔一时间无言以对,他能明白什么?明白雷狮始终以冒险为自由,而他理应对航路上的风暴视若无睹?他能理解雷狮的行事风格,但在思考时总会不由自主地往更有利于雷狮的方面想。他们会产生分歧,在所难免。雷狮拥有的一切足以让他随心所欲,卡米尔经历过的颠簸却不允许他不顾一切。他清楚他们本是在两条无止尽延伸的平行线上背道而驰,只因为一点相似、一个契机,雷狮回过头在一个陌生的路口向他伸出手。说的也不是“初次见面”,而是“你很像他”。

卡米尔也不愿费神再胡思乱想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他实在无事可做便开始整理这几天的日程表,翻来覆去地看也看不出多少新花样来。雷狮等卡米尔走远了才把那只从一开始就攥拳的手松开,五指僵硬地酸痛,逐渐只剩下麻木。修圆的指甲都在掌心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红印。事情可比他想象地棘手多了。卡米尔的双肩微微耸起,背却时常弯着,像一片应和着风雨的苦艾叶。他很少有完全放下戒备的时候,雷狮望着他的背影,兀自摇了摇头。

各怀心事,又都选择沉默。

嘉派雷派长期对立,纷争不断,非要较出个高下的话——嘉派的人脉散布地更广。雷德是嘉派的二把手兼“军火库”,但若是没有监狱管理层的人介入,他掌握的货源再多也送不进来。而这个藏在暗处管理人员还迟迟没有暴露身份,揪不出此人海盗团就更受压制。谜团太多,线索又太少,卡米尔揉揉发胀的脑袋,把刚刚写好的一个猜想卷成一团扔进了纸篓里。

嘉德罗斯一星期后才回来,期间嘉派反而比平常安分地多,平日里热衷于上窜下跳寻滋挑事的人都没了动静。都说群龙无首,内部自乱,怎么嘉派却恰恰相反?雷派或许是因为雷狮最近沉默寡言了几天,也恹恹地没人敢造次,比往日收敛了许多。卡米尔猜不到雷狮在考虑什么事情,他几次开口想问又生生把话咽了。

雷狮和卡米尔的相处模式同过去并无两样,但直到他们再去医务室复查,雷狮似乎都在刻意与他保持距离。

“怎么,凯莉不在?”原本凯莉办公桌上零散的资料被逐一叠放整齐,她的位置也换了个人坐。那人留着清爽利落的水蓝色披肩发,正在泡一杯柠檬茶,看来上午的工作还算轻松自在。卡米尔之前从未见过她,看着装似乎也是这儿的医生。实习生?也不像,她的名牌上写着「安莉洁」,但不负责这幢大楼。

“诶?她走了……?哦对,她去典狱长办公室了。”安莉洁有一搭没一搭地拿勺子戳着漂浮的柠檬片,看它浮起来又毫不留情地摁下去。她的回答总是慢半拍,恍恍惚惚地像是同别人不在一个频道上。“凯莉医生和典狱长也有关系吗?”卡米尔先开口问道。

听到“凯莉医生”四个字,安莉洁歪歪脑袋发出一阵短促的轻笑,慢慢地说:“应该是吧,不然我都不知道她怎么当上这儿的医生的......”

“这怎么说......?”

安莉洁祖母绿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神秘的神情,随即又重新恢复到呆讷的状态回道:“她一开始握刀的姿势不太像医生呢...医术唬唬你们外行也说得过去。”卡米尔听到这瞬间眯了眯眼,疑惑地看了一眼安莉洁,似乎在斟酌这个信息的可靠程度。与卡米尔不同,雷狮的注意点根本没放在安莉洁的话上,他径直走过她,把书架上一串金色箭头挂坠的链子扯下来,一字一句地问道:“凯莉没扔?”

“不,这个比上次伤您的利器小一些,应该只是某种装饰品。”卡米尔说,“上午有什么人来过吗?”

安莉洁翻看了一下人员登记表,头也不抬地回道:“格瑞。”

......

卡米尔抬头观察雷狮的脸色,雷狮察觉到他的视线淡淡地说:“想说什么就直说,别顾虑那么多。”“我觉得格瑞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我有把握他知道一些情况。”

“他当然知道。”雷狮语气冷硬地像块坚冰,冰冷尖锐的棱角刺得卡米尔退后了几步,他低了低头不发一言。他克制自己不去多想,雷狮不满的到底是“格瑞知道内情”这件事,还是对他的观点感到不悦。

雷狮甩门而出,卡米尔想抓住他却仅有指尖碰到了他的衣角,门“砰”地一声关上,卡米尔呆立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追上去。

雷狮等在门口。

“卡米尔。”雷狮这一声喊的很轻,仿佛飘进水中的雪花,却足够把冷意融化。消散殆尽的余音绕着不易察觉的叹息,复杂的目光也最终定格在卡米尔的眼眸里。

“大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习惯了这种感觉,而他还没做好会失去这种微妙感情的准备。所以他喊了这个称呼,不管会不会得到应声。

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

拥抱忽然从前面覆上来,卡米尔只有踮起脚才够完全紧靠着雷狮温暖的胸轴,他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另一颗心清晰的鼓动。他自然地把额头埋在雷狮的颈窝,后者也环臂抱紧了他的腰际。卡米尔闭上眼深吸了两口空气,雷狮的呼吸仿佛在他耳廓划着圆圈。他的声音响起,一字一句往他心里撞:

“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保证,你不会有事。”

“没人能动你。”

下一章

评论(29)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