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吻到骨髓都锐痛灵魂都在颤动。”
绑画是柴染染@安平酒天!!!
绑文是邑邑@砂糖战士张华邑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俄罗斯轮盘 07(现代监狱paro)

★卡文了好几天,卡到绝望。不光没有文力,连脑洞都没有
★可能就是瓶颈期到了,我不是故意拖的......
★昨天立了个flag,我家亲亲爱爱的 @★淡猫颜★ 500fo的话我就开车,我要使劲吹她!!

首章

上一章

Chapter 7
文/浮沉

“迷茫”。

是的,对金的一举一动卡米尔无来由地就想到迷茫这个词。这种迷茫更像是一种不理解,他若是对现场突发的动乱感到不知所措,那不可能说得通,金对这里的了解远比卡米尔多,不然他何以毫发无伤地待在监狱?卡米尔不敢断言金是否刻意伪装出这副神态,若真是有意而为,那他身上的谜团就又更加深一层。

金整个人处于背光的阴影里,像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与平常拥抱阳光的他判若两人。他眨眨眼,刚刚的迷茫一扫而空。他有些懒散地靠在蒙尘的石阶上,屈了屈手指并成一把手枪的样子。这个看上去无意摆出的手势似乎并没有其他含义,然而金在一瞬间仿佛有目的性地偏转眼珠看向卡米尔,嘴角刚挑起了弧度就被推搡的人群挡住。

在那个只扯到一半的微笑里,卡米尔隐隐觉得金藏起了太多秘密瞒而不告,又好像要给他一点提示......

“卡米尔你发什么呆!现在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吗!”搅和着愠怒的声音自上传来,即刻就被人猛地推开,恰巧堪堪躲过扔来的乱石,身体刚要后倾就又被抓着胳膊往前拽,不偏不倚地竟跌撞到雷狮胸口。雷狮一手扶着卡米尔肩膀,另一手施力甩出一记果断的肘撞,将趁乱准备袭击的人顶着下颚摔翻在地。显而易见是嘉派的人放了暗箭,但这次他们也未免太无所顾忌了点。

“抱歉。”现在最不清楚情况的才是我啊......衣料贴着衣料,卡米尔被雷狮按在身侧一时挣脱不开。他尽量屏蔽耳边没完没了的聒噪,再环顾四周时金已经不知去向了。他一抬眼就看见四面塔楼上的窗口架起的枪械,但持枪者仿佛没听到楼下的动静,换在平时他们早该有所行动了。即使空包弹远距离的伤害不大,但起码的开枪警告也足以压压场面,现在这些狱警却无动于衷不是很异常吗?

除非......是受人指使。

“监狱的人数已经超过数量啦”广播里那句俏皮却绝不友善的话在卡米尔脑内飞速重复,一下下地似乎要把他卡死的思路撞开一道豁口。超过了就要清除,水满则溢,只是看人们的反应,这个减少人数的方式恐怕不是把你请出监狱这么温和了。

“可以动手了。”卡米尔沉默了没多久,冷不丁冒出一句,时间太紧迫导致他话都没有说全,原以为雷狮理解不了,结果他只是简短地问道:“你确定?”

还没等到卡米尔肯定的回复,雷狮就警觉地发现身后交叠却有序的脚步声,听得出犹豫和畏缩,速度不够快,下手自然也狠不起来。啧,真是局面一乱什么货色都敢趁火打劫。海盗团素来树大招风,光是对付不自量力的狂妄之徒就够他们烦的了。雷狮踩准机会略后退一步,趁其不备单臂卡住来人的脖子,毫不思索地瞬间勒紧,那人仅仅腾空胡乱蹬了几下就再无动静。雷狮有些厌恶地甩掉身上的负担,任尸体滚到铁丝网前。

雷狮转过头朝场地另一面的嘉德罗斯等人投去一个嘲讽意味的轻笑,他的率先行动犹如引爆了埋在众人心中的定时炸弹,所有压抑着的躁动杀意控制不住地往外渗透。佩利在雷狮动手的下一秒就双拳相碰,灵活地躲闪过蜂拥而至的攻击,稳扎稳打的一拳结结实实打在扑来的人小腹上,掼飞出去的身躯连带着一排人都撞倒在地!

狱警依旧毫无动静,以一种近乎冷漠的态度远远静观。那么,卡米尔猜对了。

“帕洛斯呢......”卡米尔与雷狮背靠背立着应付各方势力,他很快就察觉到之前一直在旁边的帕洛斯这时不见人影。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可能是“被人群冲散”这种敷衍的理由,凭空消失?太荒谬了。

“别管别人,管好你自己。”其实若不是卡米尔提醒,雷狮还没有发现海盗团少了一人。但此时他们没余力去纠结于这种事,想得越多反应越慢,毕竟雷狮现在不是单纯自保那么简单——他背后还有个卡米尔。“我只是比较担心......”

蓦然间刺耳的惨叫声盖过所有喧嚷,局外人都想象出如同揪着皮肉硬生生撕扯开的痛苦。卡米尔讨厌哀嚎、尖叫,这让他的耳朵一阵阵地耳鸣,整颗心剧烈地砰砰直跳。被迫想起的血迹斑斑的画面刺激着他的神经,脸上依旧保持着处变不惊的神态,只是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叫声尽头是早已躺倒在血泊里的无名小卒。嘉德罗斯颠了颠就地取材的铁棍,拖长了尾音道:“渣——渣。”

雷狮伸出手在卡米尔鬓角边打了个响指道:“不想看就别看。”话音刚落他便瞬间蓄力击出几拳解决掉几个杂鱼,准确无误的判断力让他确定他们躲不掉。

一个、两个、三个......卡米尔在清点“减少”的人数,到了一定数量,一声短促震耳的枪响停滞了在场众人的动作,子弹打进草皮扬起一阵细灰,土层深陷下去的漆黑孔洞无疑昭示着这次用的是实弹。正当卡米尔松了口气以为这一轮大清洗结束了,从他身边闪电般地飞射来一支不明的尖锐物体,速度之快根本没有时间反应!

但雷狮的反应更快。

他自己都没想到为什么会毫不迟疑地把卡米尔拉近到他的保护范围,如同出于本能地把他揽进怀里,双臂圈紧卡米尔因愕然而僵硬的肩膀。那双漂亮的、如同深海总是沉默着不起波澜的蓝眼睛泛起一层情绪的涟漪,瞳孔骤然放大。待他反应过来时,一支金属的精巧弩箭就穿过皮肉刺入了雷狮的肩胛,卡米尔清晰地听到耳边雷狮忍痛时“嘶”的吸气声。

卡米尔不敢挪动一下,万一那支弩箭涂毒了,一点微小的动作都会加快毒素的扩散。他大脑里被无数个“为什么”占满,为什么不躲开,为什么要救他。他的指尖扶起雷狮的那一刻还在微微颤抖,雷狮看破了他的想法,轻描淡写地说:“又死不了,靠近点,我有事问你。”

「真没意思,游戏结束了。」尖声的广播再次响起,诡异的语调里布满了不悦,只说了一句话就再无动静了。

凌乱堆砌的尸体被依次抬走,人们丝毫没有对眼前血肉铺陈的场景产生什么同情,事不关己,力求自保。剩下的人也没什么好幸灾乐祸的,私藏利器被发现的一律被要求缴械,格瑞向嘉德罗斯比了个“请”的手势,是个人都看得出他又要关禁闭了。是的,又。

卡米尔以“责任在我”的理由一定要陪雷狮去医务室,平时挺好说话的一个人这时候居然也拗不过了。雷狮没办法也就由着他跟在旁边,一低头就能看见卡米尔垂着脑袋把十指绞在一起,紧抿着双唇想说什么又迟迟没有开口的样子。和他说话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他雷狮又不会吃人。雷狮先找了个话题:

“这件事你怎么看?像嘉德罗斯干的吗?”

“......目标在我,以我搜集到的关于嘉德罗斯的情报,他不会无聊到挑只弱虫子下手。”卡米尔暗瞟了一眼那支小弩箭,接着说,“我反倒怀疑是之前那个在我们牢房前动手的人。武器对的上,如果是这种精准度的话,也许是个职业杀手。”

“但是......帕洛斯的失踪我却有很多猜想。”

“说。”

“他也许和这件事有关,假设,我是说假设。帕洛斯想捞取好处的话,直接针对您就可以了......无意冒犯。”卡米尔观察了下雷狮的眼色,没有什么异常才继续说道,“他也可能同暗处的杀手有往来,但我不清楚杀了我能有多少利益。当然,我也不能擅自揣测别人,他也许就是被人群挤散了。”

“直接针对我?”雷狮冷哼了声,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要是他料定我会给你挡刀呢?”说这话时他有意带了点谐谑的味道,压着尾音溜出几丝气声,似乎很期待卡米尔的回答。卡米尔愣了愣,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慢慢道:“那太拐弯抹角了。”

他又轻咳了两声,俩人相对无言。

雷狮饶有兴趣地回味着卡米尔最后的反应,直到站在医务室门口才忽然想起什么,脸黑了一大半。

果不其然,他刚推门进去,凯莉就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把他从头打量到尾,甩了甩手里的波板糖硬是没憋住笑:“哈哈哈哈哈雷总被人打进医务室咯~”

“那看来你是很高兴了?”碍于卡米尔在场,雷狮压住火气一笑了之。凯莉笑归笑,医生的工作当然不含糊,她取出那支血迹斑斑的利器眯起眼端详了一番,摇摇头丢进一旁的医用盆里。给雷狮止血时凯莉忽然敛起笑意问:“为了他做到这个份上?头一回吧?”

“你怎么知道。”

“本小姐消息灵通呗。”

“以后就不是头一回了。”

虽然两个人对话压低了声音,但卡米尔多少还是听到了一些。雷狮的每一句话都像挠着他的心底,还是像以前一样光凭一句感谢就蒙混过去?不够。他正胡思乱想着视线不知道往哪放,凯莉嚼糖时口齿不清的吐字把他的注意力转移了,他觉得仿佛在哪听过。

“凯莉医生经常含着糖说话吗?”卡米尔兀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

“不,没什么......”

凯莉奇怪地扫了一眼卡米尔,忙完手头的工作就立刻开始赶人,然而还不需要她亲自发令,就有人先一步推门进来找人。“雷狮,有探监。”

雷狮试着摆了摆受伤的部位,疼得倒不大厉害。现在根本不是探监的时候,他家里人动用了点权利特地来找他绝对不是什么小事,他一时半会儿也猜不出为的是何事。他相当讨厌有人来探监,坐在探视窗后面被栏杆桎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自己是被囚困起来的。“不能拒绝?”

“好像是你父亲派的人。”格瑞提醒道,他脸上的神情比往常还要严峻。卡米尔听到这脸色霎时就变了,隐隐约约的不安充斥了他的思绪。雷狮正要迈步,卡米尔想都没想就揪住了雷狮的衣角,难掩心里的忧虑。雷狮自知卡米尔考虑地很多,他捏了捏他的手说:“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雷狮这一去去了很久,回来时竟是一句话都没讲。铁牢们关上的一刹那,雷狮踩出的步调似乎都比往日沉重了许多。他垂下来的刘海恰好遮住了一半眼睛,那点幽紫的颜色此刻静地仿佛危险的泥淖,眼底像是藏匿着一股涌动的暗流。卡米尔盯着雷狮看,猜不出他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

“卡米尔...”雷狮笑了一下,声音低沉却压抑地像酝酿着一场风暴。卡米尔本能地想退后,下一秒雷狮就一把将他推倒床板上,卡米尔试图挣扎却被强硬地扳过身体背对雷狮趴在床上。雷狮手上的力度传来的压迫感让他心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慌乱,他下意识地抓紧被单急于想翻身。这时雷狮就按着他消瘦的背部,顺着蝴蝶骨一路摸到腰线,他把脸贴近卡米尔柔软的黑发,嘴唇微微下压触到他淡红的耳廓,说话时的气息就覆在他的肌肤上引起一阵阵的酥麻。

“小军师,你有两个选择。”雷狮把胸膛压近好让卡米尔被他压制地更紧些,“跟随我,或者坐以待毙。为了你我可是被那个老东西威胁了。”

太近了......卡米尔被两人呼吸间闷湿的空气压得喘不过气,他刚挣开一只手却又被身上的人轻巧抓住了。

下一章

评论(63)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