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吻到骨髓都锐痛灵魂都在颤动。”
绑画是柴染染@安平酒天!!!
绑文是邑邑@砂糖战士张华邑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借东西的卡米尔

★人类雷X借物小人卡
★背景来自动画《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是 @Uski 小天使点的卡米尔破万活动的梗,还会有联动图!
★可能没人发现我修改了

系列下一篇《“我抓住你了”》

借东西的卡米尔
文/浮沉

梅雨季节悄然而至时就携着股湿气,闷热的空气渗入地板缝隙,漫进水泥底下隐蔽狭小的房间。对于人类来说,这间巴掌大的卧室犹如精巧的人偶小屋,只能托在掌心欣赏里面摆置的微小家什。卡米尔擦去前额的薄汗,借着窗户透进来的余晖写完今天的日记。

连绵的阴雨有时不甚恼人,潮湿的瓷砖和木板间的烂损的夹层,铁钉构成的窄道也容易生锈。这让他冒着危险去上面的人类住宅借东西变得更加困难。

卡米尔看着日记左上角标注的日期,不知不觉已经是他寄宿在这户人家的第十五个年头。他曾经试图背着行囊钻出阴暗的角落,只身穿过高于他头顶的繁茂乱草丛,从一片白三叶小心翼翼滑到绒绒的苔藓上。可是木槿花瓣间砸落的一滴露水就能把他淋得浑身湿透,潺湲的溪流隔开两边的草坪,虽然他没见过真正的汪洋大海,但对于借物小人一族,溪流也与它无异了。沿着溪水走能看一座白石拱桥,由于坡度太陡又容易暴露,他也没有冒险翻越。

卡米尔从来没有见过其他借物族小人,光怪陆离的外面世界太过巨大,如同一个令人恐惧的梦魇,而他是蜷缩在院落一隅的唯一幸存者。

这个院子坐落在偏僻清净的乡下,房屋还保留着古朴的建筑风格,迎着阳光的爬山虎蔓延至半面外墙。从门口到拱桥铺陈了一条石子路,路旁覆盖着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和绒毯似的细软结缕草。女主人是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人,她的眼睛不太好,有时候卡米尔甚至能不慌不忙地从她眼皮底下跑过。而她以为那只是个风吹后滚过地面的毛线球。

卡米尔看了看挂钟,差不多到晚上借物的时间了。他喝掉杯子里凉透的奶茶,取下钉子上的挂钩和绳索塞进他的包里。橱柜是用火柴盒做的,角落里整齐摆放的红色围巾和帽子,是他的母亲从前用捡到的边角料缝制的,所以他出门借东西的时候总是戴着。充当地毯的红色吸墨水纸被湿气浸泡地不够舒适,柴米油盐也没剩下多少,很多东西都要换了。

从卡米尔家到上面人类的房屋,须要穿过许多曲折崎岖的小道,他提着一盏简易的小灯打开一扇扇木门,他的父亲收集来回形针、铁片和细丝网制作了这些机关。漆黑的环境里时常爬过一些蚊虫,他用易拉罐的拉环磨了柄匕首防身用。最后一扇门连通着客厅的屋型挂钟的小窗户,整点时窗户会自动打开弹出布谷鸟报时,因此从这里进出比较自然。

推开门,不远处壁炉里燃烧的火焰吐出明亮的辉光,老妇人窝在躺椅上不紧不慢地织头巾,火光映照出她花白的头发。卡米尔一惊“啪”地把门关上,这个点她早该睡下了,怎么今天这么反常?

“雷狮那孩子,也不知道长多高了.....”

“这么多年不见,明天来说不定我都要认不出了......”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翘起了刻上皱纹
的嘴角。现在大概是人类学生放暑假的日子,有人回来住也正常。

卡米尔开了一条门缝往外看,“雷狮”两个字撞进耳朵,熟悉的感觉在脑海里游荡一圈又消失了,一定是在女主人听收音机的时候他无意中听过这个名字吧。既然明天有别人来,就暂时不能出门了,今天必须得多借点东西回去。他把挂钩勾住钟摆一角,顺着绳索稳稳落到地上,中途还要按住自己的帽子免得它不慎掉进哪个墙缝里。

老妇人背对着他,语速很缓慢,面向噼啪作响的柴火喃喃地说:“很抱歉今天睡晚了,你很困扰吧。”她在对谁说话?

卡米尔不敢浪费时间,他跑到厨房,这些碗橱和台子都高得吓人。他撕下几张胶带贴在鞋底和手心,剩下的胶卷夹在胳膊底下,然后借助粘性一步步爬到切菜的木板上。很顺利地取到了自己最爱的方糖,顺便也装了一罐盐——用他捡到的迷你玩具罐头。

接下来是吸墨纸......它不在原来的位置,准是被放到了卧室吧。卡米尔犹豫了一下,他没有去过老人的卧室,不了解里面的布局。卡米尔在床头柜上找到了吸墨纸,正准备原路返回却忽然发现一张支起的相片。相框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一些,旧照片里的人物外貌都有些模糊,但卡米尔记住了那双眼睛。

纯粹的紫罗兰色,糅不进其他能使其浑浊的杂色,仿佛最锋利的短剑剑柄上镶嵌的宝石。喻他的眼神锋利也并不为过,卡米尔幼时第一次看见那人时,就看到了他眸光里藏不住的锐气,少年天生锋芒毕露构筑了他的傲骨,却没显出同龄人轻狂的姿态。

照片里呈现出的样貌自动与他脑海里的“雷狮”两字重合,那个被藏得严丝合缝的秘密撕开了一道小口子,从心底重新被拾起。

卡米尔有个秘密,他被人看见了。

厨房的砖墙下有一个通气格栅,翻过格栅就能抵达院子的后花园。卡米尔小时候发现这个通道时,没忍住好奇心跨出了离开地底世界的第一步。他从没见过的无数色彩前仆后继地挤入他的视线,依旧是在那条亮晶晶的溪水边,他感到一种同样好奇的目光压在他身上。

“哦?”

一个人类小孩,斜倚着拱桥居高临下地看向他,微微眯起的双眸盛着一汪好奇和狡黠,像是初次狩猎的幼狮藏在草丛后玩味地观察猎物。卡米尔记住了那抹幽深的紫色,本能驱使他转身逃跑,穿梭于杂乱的野草,微不足道的小石子都差点将他绊倒!

卡米尔钻进通风格栅,抓紧了栏杆大口喘气。他心有余悸地四处张望,能感受到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紧张地砰砰直跳。

“人类小孩是最残忍的,他们什么都不懂。孩子没有同情心,他们有的是危险的好奇心!”他想起家人的话,如果把这件事告诉父母,他自己招致打骂不说,平静的生活也将被彻底打破。不给别人添麻烦,这是年幼的卡米尔暗暗定下的守则,于是他隐瞒了发生的一切。

他有了个秘密。

他没有再遇见那个男孩,看起来只是闯进来玩耍的邻居家孩子,也可能是暂住在这里的老妇人的亲戚。父母在几年前的一次外出中失踪了,直到现在他一直是一个人。

明明说好了第二天要躲远一点,但他还是想确认一下“雷狮”到底是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男孩。于是他藏在客厅的茶杯后,只露出一双眼睛远远地注视一个人走进来。他随意披着一件米白卫衣外套,拉链索性就扯到一半,松松散散地敞开领口露出黑色衬衣。

雷狮。

除了脸部的线条没有小时候那么圆润,不再是从前那个只高过拱桥栏杆一点的稚气少年,其他的似乎一点没变,拽着行李风尘仆仆踏进客厅时脸上张扬的笑意更甚。卡米尔暗想像老妇人那么温和的人怎么会有个雷狮一样脾性的亲人。他听到他用与其初印象完全不符的柔和的语调同老人问安,这种互相矛盾的因素糅合在雷狮一个人身上却没有显得违和,反而意外地缠绕出更复杂的形象。

卡米尔对雷狮刚刚改观的想法又立刻被他下一句话惊地收回去了。

“这儿有只偷东西的小老鼠啊。”

“房子旧了,总归避免不了的,你来的时候看见了吗?”

雷狮视线似有似无地飘向远处的茶几,轻挑眉毛睥睨向卡米尔藏身的茶杯,他漫不经心地说:“以前见过,有点意思。”

“他是很小心翼翼的,别吓到他。”老人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

卡米尔紧贴着杯身把自己全部挡住,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像是雷狮的目光透过茶杯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个遍。他迅速环顾四周寻找最快的撤退路线,要是雷狮一时兴起走过来把他抓个正着,被提在半空中的感觉一定不好受。幸而雷狮的脚步声渐渐远了,卡米尔才探出半个脑袋看到他上楼的背影。

雷狮的作息很不规律,这是卡米尔晚上几次借东西得出的结论。而且他四处走动地也频繁,并不肯好好待在楼上的卧室里。有时卡米尔刚刚抓着绳索落地,或是爬窗帘爬到一半,雷狮就恰好不急不缓地从他身边走过。看样子他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单纯只是在客厅里走一圈,但自己和他撞上的次数也太多了吧?

“他不会是故意的吧?”卡米尔拽紧了自己的包,心里如是想。这一回他要借雷狮房里的餐巾纸,不得不冒险到二楼去一趟。这天他鲜见地睡早了,除了黑暗里轻微起伏的呼吸声,这个深夜长亮灯火的房间终于陷入夜晚该有的沉静。只剩下窗口探进的月光,在墙上那幅挂画表面洒下朦胧的清辉。他攀上雷狮的工作桌,踮起脚看清了这张挂画。

破晓前平静的海面卷起层层细小雪白的浪花,深邃的夜空铺开银河的画卷,与波光粼粼的汪洋交相辉映。驶向远方的航船踏上未知的征途,迎风扬起的却是漆黑的风帆。

卡米尔从未见过这副景象,像被这世界最广阔的绮丽画面攫住了心脏,连自己要做什么都统统忘却了。他慢慢后退想要远看挂画的效果,灯却“啪”地一声开了,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雷狮揪着衣领拎到空中,他四肢徒劳地扑腾几下就无可奈何地不再挣扎。雷狮把他晃了晃说:“我地盘上进小老鼠了啊?这次又要偷什么?”

卡米尔简直想用围巾把整张脸遮起来,他平稳了一下情绪,轻声嘟囔道:“是借东西。”

 “那你还了吗?”雷狮嗤笑一声,把卡米尔微微一抛翻手接住,卡米尔跌坐在他掌心,大眼瞪小眼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其实雷狮看到这个小家伙从他眼皮底下溜过去很多次了,还真当他没发现吗?“请问可以把我放下了吗?”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卡米尔平静地问道。

“不想。”雷狮托着卡米尔举高了一点,好让他看挂画的全貌,“你不是想看吗,那是海盗船。”

“海盗?他们随心所欲自由自在,那样的生活也挺好的。至少不用每天担心会不会被人踩到。”卡米尔盯着那面印有骷髅的小小旗帜,认真地说道。

“呵,你懂的还挺多嘛。”雷狮没再继续为难他,将小家伙丢在桌面的一沓纸上,自己拉开椅子坐下了。他两指转着手里的圆珠笔说:“你吵醒我了,代价是我睡之前都别想走。”

这算不算有点恶劣......?卡米尔被他盯得连动一下都觉得尴尬,干脆认命地抱膝坐在那看雷狮工作了。他写字时相当专注,收敛起先前戏谑的笑意后如同变了一个人。卡米尔瞅瞅钟,没忍住说:“太晚睡觉会影响工作效率...嗯还有健康。”

雷狮愣了一下,没想到卡米尔被他强制性留下来居然不生气反而关心起他来了。他指指那沓纸回道:“你看过我研究的课题再来关心我的工作效率吧。”

卡米尔起身辨认标题上的字,被吓着似的忽然往后退了一小步。「生物——论小人族的烹饪方法」十一个大字虽然略显潦草但字面意思明明白白。他惊愕地抬起头,只见雷狮已经笑得趴在桌上,桌子被拍得一阵震动,连带着卡米尔踉踉跄跄站不稳。他随即反应过来雷狮是成心耍他玩,不知不觉挤出了大小眼,一言不发地取出绳索挂钩,餐巾纸都没心情借了,直接准备走。雷狮也不拦他,注视他一路逃离自己的房间。

再一次和雷狮正面撞见时,卡米尔刚好从挂钟里钻出来,正对上雷狮的眼睛与他平视。由于没开灯,他还以为客厅没有人,一开门就看到一双凑近的双眸也足够惊悚半天。卡米尔一脚踩空不小心就摔下来了,好巧不巧坠进鱼缸里,溅起的水花飞落到桌面上,自己也差点被游上前的金鱼张口吞掉!鱼缸四壁太湿滑,他尝试攀爬却屡次又跌回水里呛了好几口,难受地止不住咳嗽。

等雷狮看他在水里起起浮浮半天,不紧不慢地把他捞起来放到壁炉前烤干衣服,卡米尔湿漉漉的头发还不断往下淌水。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看得出这个坐在软垫上拧围巾的小小人心情并不大好。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狼狈,罪魁祸首还在一旁看热闹。雷狮随手解下围巾把卡米尔裹成一个球免得他感冒。

“谢谢。”卡米尔从头巾里露出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轻声说道。“摔进鱼缸里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他其实应该立即逃跑,过几天再悄悄搬出去离开这里,最好是再也别见到雷狮。这才是借物一族应该做的,和人类结识交谈都是绝对禁止的。卡米尔对人类都带有警觉和抵触,但却不十分抗拒雷狮,虽然他经常戏弄自己却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而且也保守了秘密。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总归有留恋,搬家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但提前勘察附近可以居住的地方还是很有必要。卡米尔翻过了那座桥,这次没有顽劣的小男孩会发现他了,站在溪水的彼岸他才发现曾经依存的院落恍惚间隔得好远。幼时所保守的秘密本来就是个他犯的错误,现今却又固执地不想弥补。他收回视线钻进草丛,朝相反的方向奔跑,稍不留神就被一截草茎绊倒,衣服粘上了灰扑扑的泥土。就在他拍灰尘的时候,一双鞋悄无声息地挡在他面前,来者抬脚的一瞬间卡米尔匆忙闪到旁边。

卡米尔抬头,那人的声音也正好传下来:“躲什么,我又不会踩你。小不点你这是要往哪去?”

卡米尔有种做了亏心事被雷狮发现的感觉,连忙解释道:“我......随便逛逛。”“那逛地挺远啊,都逛到邻居家去了。我亏待你了就这么急着逃跑?”雷狮又好气又好笑,小家伙说谎他会看不出来?

卡米尔在原地踌躇,承认吧说不出口,否定吧又违心。幸好雷狮出来打了个圆场说:“留下,就当陪我。”诶,这似乎算是请求,虽然听雷狮的语气和提要求没什么区别。

“嗯。”雷狮的话像是句魔咒,刚说出口卡米尔就打消了搬家的念头。不知道是出自什么心理,他不想离开。

暑假刚过一半,雷狮愈发觉得卡米尔越来越大胆了,明目张胆地踩过他的资料借走他桌上的东西,甚至白天都会突然出现在他床上。特别是自从雷狮买了甜点回来给卡米尔尝了一口,每次他吃东西卡米尔都会准时出现等在旁边。以至于后来买甜点都是专门为了给这个小小人买的了。

不过卡米尔也给他提了不少好建议,毕竟这一块区域的生物还是他最熟悉。雷狮的资料和工具也多亏有卡米尔帮忙整理才没有飞得到处都是。

“再过几天我就回学校了,明年我回来你可别被猫吃了。”雷狮一边写论文的结尾一边说,眼角余光上下打量卡米尔。卡米尔站在一本摊开的小说里,一个字一个字来来回回走着读,听到他的话就停住了脚步。“嗯。”忽然他小跑到雷狮手背,沿他的手臂熟练地爬到他肩膀,最后靠在他的脖子边坐下,没过多久就逐渐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小憩。

卡米尔的发梢蹭过脖子上的皮肤略有些痒,像一团软软的毛绒球靠着他。还挺可爱,雷狮心想。

卡米尔其实没有睡着,他睁开眼睛看那副挂画,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好想看看真的星辰大海。”由于临近雷狮的耳朵,即使声音不大也被听得清清楚楚。“你会有这个机会的。”他听到雷狮这么说,每个咬字都很清晰,短短一句话却撞进他心口荡开回音。

最后几天的倒计时,卡米尔很少再去找雷狮了,他回到原来昼伏夜出的生活模式,不再踏上二楼一步。他希望雷狮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也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和好心情来道别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决心,雷狮走的那一天他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二楼。他没有什么其他复杂的感情,不过是想再看看那个人。雷狮刚把行李收拾好,撑着腮帮似乎就等碰见卡米尔。小小人奋力挪到他鼻尖前,累得气喘吁吁,两只手一把握住雷狮的食指当作打过招呼。“哟终于记起我了。这次你没东西可以借。”他笑道。

卡米尔摇摇头,犹豫地张张口,有句话正酝酿着欲脱口而出。他深吸了口气问:“你能不能留件东西......?”

“难道你想从我这借走什么当纪念品?”雷狮指尖戳了戳他的帽子,饶有兴趣地等他回话。

“嗯。”

“你已经借走了啊。”雷狮指了指左胸腔的某个鼓鼓跳动的位置,放低声音说,“就当我送给你了。”

评论(52)

热度(1279)

  1. 今天瑞金发糖了嘛浮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