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俄罗斯轮盘 06(现代监狱paro)

★囚犯雷X囚犯卡
★最近遇到一点事,这几天调整心态所以更新慢了一点。希望能快点恢复吧w
★感谢每一个心手关注和评论

首章

上一章

俄罗斯轮盘
文/浮沉
Chapter 6

覆在卡米尔唇上的吻只传来些许温软湿润的触感,蜻蜓点水般的碰触只将那种陌生的感觉停留了一刹那,最后只剩下一丝略微的凉意。他微张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凝神定定地看向雷狮,耳边的声响仿佛瞬间屏息般沉静。

回过神来他就不能忽视那些铁栏外爆发的吹口哨声和阴阳怪气的调笑,晚间百无聊赖的犯人们丝毫不介意把他们的嘴脸贴在探视窗上看个热闹。渐深的夜色里那些挤在牢房里的身影如同嶙峋怪石,闲言碎语则是阻碍航船的危险暗礁。轻蔑、羞辱、诋毁几个词被从回忆里抽离,夹杂着笑骂声在脑子里转。      

随心所欲是现在卡米尔大脑里对雷狮的唯一印象,他所做的预估和揣摩用在雷狮身上就都是徒劳无功。事态在以他愈发不敢想象的趋势发展,而他隐约在习惯这种发展。

起哄的声音不见停息,卡米尔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抗拒感,他奋力推开雷狮,手里的书哗啦啦散落一地。

雷狮像是猜到他一定有反抗的举动,顺势就倒在床上,仰躺着戏谑道:“别当真啊。你高中没谈过恋爱吗?吻技这么差。”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僵在原地的卡米尔,那双像极了他亡弟的眼睛闪出一点惊讶又迅速黯淡下去。他不过是随口说一句,还以为卡米尔的性子多半是不会信的,不过这次倒是他雷狮判断错了。

“请您注意分寸,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卡米尔蹲下身把书上的灰尘掸去再塞回箱子,借此分散对外面的注意力,但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好吵。”

是很吵。间或几句不堪入耳的下流打趣话,卡米尔照常装作没听见,不过雷狮置若罔闻也没有反驳的意思。他敲了几下墙壁,对面立刻传出佩利的吼声,极具辨识度的喊叫越过扶梯直穿到对面的牢房里:“老大让你们闭嘴!”余音在大厅里回荡,踩着匆忙又沉重步伐的肥胖狱警粗声粗气地呵斥最高层的犯人,及时镇住了这群夜晚亢奋的亡命徒。

“他妈的什么情况?!嫌几十年判地少了!?”他宣泄怒气似的把警棍邦邦邦地敲击围栏。那肥胖的身躯一摇三晃地离开后,才渐渐有了些议论声。

雷狮占据着卡米尔的下铺,一副有意不愿挪动的样子,开口是略显懒散的语调:“回答我一个问题,不然我今天就睡这。”

看到自己下午通过电话的反应,他猜也猜得到雷狮想问什么。他没有立即回应是否同意,而是镇静地反问道:“之前,我怎么入狱的原因你是猜的吧?不然这个时候怎么会想问我的家庭状况。”

“不错。查到你的家庭成员还是很容易的事,细节我当然只能猜——而我猜对了。”随着一声短促的铃响,突如其来的熄灯让眼前笼着一片混沌的黑暗。雷狮抬脚绊卡米尔,卡米尔重心不稳向前面模糊的影子摔去,生怕撞到雷狮他便偏了偏身子正好倒在他手臂旁,床板“咯吱”颤巍巍地一阵响。附在耳畔的嗓音听起来很近:

“几年刑顶罪也就算了,死刑...啧,你哥待你真•好•啊。”

“一个那么高傲的人下跪了,连尊严都不要难道不够可悲吗?”卡米尔难得叹了口气说,“以前他总是站在最高点,我不过是个养子。”

“你父亲他老人家那么大的家业,自然是不肯落入外人手中的,竭力保他的宝贝独子不惜牺牲掉你。”

雷狮戳起卡米尔痛处也毫不客气,要说什么总是直接切入主题绝不拖泥带水,有时候就有点让人头疼。卡米尔不说话,今天发生的种种已经让他身心俱疲,只能用沉默代替他的回答。雷狮得到想要的回答就很快摸黑回到上铺,下一秒刺眼的探照灯便投射进牢房,但没敢停留太久立刻转到下一个牢房了。

卡尔睡眠一向不深,动静大点往往会被惊醒。后半夜他隐约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撞上靠近他的铁栏杆“哐”地一声响,白光四处转了一圈就瞬间熄灭了。浓重的困意压着他的眼皮,本想探探究竟却连思想都无法集中,脑海里朦朦胧胧交织出一个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意识。可能是幻听吧......

第二天他起早,晨铃还没打,碰巧就看见一行人蹑手蹑脚地抬着一个裹白布的物体离开。太匪夷所思了,什么事情得要清晨偷偷摸摸地做?地面上还残留着擦洗过的水渍,却仅仅只有在他们牢房前有这种痕迹。他顺着铁栏杆往上察看,突然发现多出了几点溅洒的斑斑血迹,颜色还比较鲜艳。

杀人...?半夜在他们眼皮底下?

“怎么了。”雷狮从上铺甩下来一个帽子正好丢在卡米尔床上,他拖着尾音说,“昨天你跑掉忘了拿东西了。”

 ……

“谢谢。打扰你睡觉了?”卡米尔抱歉地问。

“算是被你吵醒了。”似乎带着点起床气,雷狮不大客气地回道。

“所以你觉得半夜有人敢在我这杀人?”他吐出嘴里的泡沫,藏不住语调里的笑意。他随手接过卡米尔递过来的毛巾擦干脸,扫了一眼卡米尔所指的血迹。虽然半夜他没听到任何异常,但卡米尔并没有什么理由胡乱推测。

“不是枪,应该是某种锋利的小型锐器...一击毙命,不像业余的。”

“你怎么知道不是枪。”

“你能在这藏枪吗?”“很麻烦,除非串通狱警。能随身持枪枪法又不是太烂的狱警只有格瑞一个。”

“那他......”“别想了,不可能是格瑞。”

雷狮的语气比卡米尔想象中要坚定,他还处在沉思中时,雷狮又补充了一句把他从恍惚的状态里拉出来:

“单纯的给我一个警告罢了。”雷狮从高处俯视整个大厅,风轻云淡地说,“有点意思。”他说这话时没半点紧张,好像对于他来讲被人威胁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警告?能给雷狮警告的人不多。卡米尔清楚监狱楼层的囚犯分布,上层都是判刑多年的重罪犯或者特殊人员,杀人犯的比例不在少数。但按照这次血迹的情况推测应该是从下层发动的袭击,下层大部分都是短期内就能被释放的人,难道潜伏着能构成危险的角色?
        
可是动机呢......莫非......

“我看八成是警告我离你远点方便他下手。”雷狮看穿了他的疑惑,盯着他看盯地卡米尔心里直发毛。

卡米尔像是被一桶冷水从头顶直淋到脚跟,果然那个人自一开始就没信任过他,连死刑也要雇人提前执行才安心吗?

刚刚还在分条捋析情况的小军师一下子就闭口不提了,低了低头露出点复杂的神情,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帽檐下挺秀的鼻梁。雷狮拍拍他消瘦的后背,即使不发一言也能从眼底读出胜券在握的意思。意外地让人安心。

卡米尔在监狱里的工作被安排到了图书馆,相比别的场所让人不舒服的氛围,这个安静的地方说是避难所也不为过。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对书爱护有加,卡米尔数不清第几次粘好一本残破的书。泛黄的页脚和干硬的纸张,陈旧的书籍如同垂暮之年的老者被遗弃在角落里,很显然它们不受欢迎。他不厌其烦地重复手里的工作,借此减轻早晨的忧虑。

“卡米尔——!”充满元气的声音迅速穿过排排书架,话音刚落金就一个箭步坐到卡米尔工作的桌前。

奇怪,这个时间金不该出现在这的......

“什么事?”

“今天早上你们牢房发生什么事啦?”

“你怎么会看见?”卡米尔警觉地抬头看着一脸好奇的金。

“昨天睡得早,今天没打铃就起了,正好看见了。你们没事吧?”

卡米尔翻开下一本书,正好在翻到的那一页看到一句熟悉的短诗。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中找到了它的天空。」天空......紫色的吗?他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刚刚想好的回金的话断片似的全忘记了,让金在那干等半天也挺不好意思。

“噢,没事。”卡米尔简短地回道,“你还看见了什么?”

金托腮想了会儿,有点犹豫地说:“他脖子上有......血?”

“动脉血管...”卡米尔默默念叨着几个名词,不知不觉把手里的书页粘贴歪了,金提醒了几次都没让他回过神来。突然图书馆的喇叭炸出一声刺耳的电音,广播里传出一个幼稚尖利的女孩的声音,不真实的诡异感很明显作了变声处理。

「嘻嘻嘻......早晨的事情是一次意外~并不在游戏范畴里~!大家不要惊慌哦,游戏还没开始呢!」嘴里像喊着块东西,这种怪异调皮的语调与监狱简直不在一个时空,能控制广播的除了管理层就是黑客。可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恰逢有人入侵系统?

金揉揉耳朵不满地埋道:“典狱长又不知道要玩什么新游戏了,每次都是变声。”

“典狱长?什么游戏?”

“是啊,我们典狱长神出鬼没的,没人见过TA,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游戏啊,一不小心会死人的!”金拿手比划着,抽出笔筒里的水笔画了个歪歪斜斜的六边形,将对角连线,最后在一个三角区域里圈了个圆。他笔尖指向这个并不标准的几何体说,“你知道左轮手枪有几个弹巣吗?”

“六个。”这是常识吧,卡米尔想。

“这六个三角区域形成的六边形,就是这个监狱的平面图。画圈的地方就是唯一一颗子弹啦。”金说的话好像和他上一句没什么关联,如同一个孩童在天马行空地组织语言。左轮手枪,死亡游戏,卡米尔把这些词汇迅速串联在一起,大脑里立刻冒出一个他曾经说过的名词。

俄罗斯轮盘。

所以这里被私下里称为赌命的地狱么。但是这些金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他如果参与了为什么完全不像城府深重的人。还是说性格本来就这样吗......上次帕洛斯和雷狮提到金时的表现也不正常。

金不简单,这是早晚要查清楚的。

“这个圆圈的地方是会变的,上一回就标在食堂。其他我不能再说了,会坏规矩的。”“我明白了,谢谢。”卡米尔和金转移话题谈了点别的事,等他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就辞别金顺路去找集中地找雷狮。食堂,食堂,他原来就不理解刀疤暴毙为何就如落海的石子般无人在意,海盗团又为什么只挑那个地点时间来杀人,原来是游戏的一部分吗。

细细思索,他推测早上的突发事件并不只有表面警告那么简单,这实际上已经算是开始行动了。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卡米尔到集中地的一路上都在担心,却看见雷狮隔着铁丝网正和格瑞聊天!

“格瑞,采购日快到了,带进来点甜品。”“不能。你当是你家吗?”“不买?”“不买。”“也行啊,就是以后我针对的目标改成谁就由不得你了。”雷狮隐隐投去一个肉食动物般狠厉的目光。

“买。”格瑞抑制住拔枪的冲动,不情愿地答应下来转身就走,不想继续搭理他。卡米尔等在旁边听到了全部对话,脸上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太高兴了人都傻掉了?那要不叫声大哥感谢我一下。”

“大哥,你有危险。”卡米尔抓住雷狮的囚衣,一急就脱口而出。然而不合时宜的是,之前那个诡异的女声又开始含糊不清地广播,音量之大盖过了卡米尔的声音。这回典狱长的语气似乎掩不住雀跃和期待。

「监狱的人数已经超过数量啦,这次选哪些人来陪我玩游戏呢?做好准备吧~嘻嘻嘻。」人群异样地骚动起来,孱弱瘦小的已经露出惊恐万状的神色,终于有人尖叫了一声横冲直撞到处逃窜,顿时叫骂声和哭喊声四起!金坐在远处悠哉悠哉晃着双腿,身处事外般迷茫地看着慌乱的人群。

下一章

评论(76)

热度(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