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俄罗斯轮盘 04(现代监狱paro)

★囚犯雷X囚犯卡
★这章字数多了一点【 也许】
★你们的心心手手和关注就是我的动力xx有评论我就原地爆炸了ヘ(;´Д`ヘ)

首章

上一章

俄罗斯轮盘
文/浮沉
Chapter 4
        
不妙......雷狮怎么能这么面不改色地靠这么近?“在这里说也不方便吧。”卡米尔默不作声地偏过头,脸上的手掌印又红又肿,他把围巾拉上去遮住自己的脸颊,唇边似乎还残留着雷狮指腹抚过的余温。他不知道脸上的热度是围巾捂出来的,还是雷狮靠太近的缘故。

“请...注意分寸。”这样的距离是相当危险的,狮子要是把脆弱的脖颈暴露在你面前,要么是它太愚蠢,要么是它信任你。卡米尔只要一个动作就能将他锁喉再翻下床,但雷狮完全是副轻松的表情,好像觉得卡米尔不能对他造成威胁。

自以为我不会攻击你吗......?为什么。

雷狮看到卡米尔僵在半空想推搡他的手,又听到他那句半认真半警告的话,就不打算玩得太过。他把刚从卡米尔唇瓣移开的手指放在自己唇边吻了一下,卡米尔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慌忙把视线移开。

“咳咳。”取药回来的医生站在门口咳嗽了两声,嘴里还叼着没吃完的棒棒糖,一脸复杂地打量着俩人说:“呃......无意打扰啊,但是这儿是本小姐的地盘麻烦你们下次换个地方?雷狮让开我要给病人处理伤口了!”监狱里唯二的常驻医生凯莉毫不客气地赶人。

“嘁。我提醒过你别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雷狮离开卡米尔架腿坐在医务室的沙发上,盯着凯莉的一举一动。

“伤口撕裂了,没啥大问题,不过要注意点。我还以为有生之年能看到雷总被打进医务室呢,没想到是你小弟啊。”凯莉包扎时故意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她装作没听见雷狮的警告,自顾自地调侃道。

“不可能,你死了也别想看到。”雷狮笑道。

凯莉努努嘴,忽然往卡米尔脑袋上敲了一下,口角俏皮地说:“我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和那家伙扯上关系了?你不知道就因为他我的工作多了多少!”她不轻不重地给他脸上的伤擦药,棉签擦过皮肤又引起一阵刺痛。“嗨呀这下手可真重,可惜了这么可爱的脸。还好这次送进来的不是个半死不活的....居然还是亲自送的。哼。”

“嗯...您辛苦了。”和陌生人交流总让卡米尔难以很快适应,他也不清楚要回些什么才合乎气氛。

凯莉一愣,随即忍俊不禁地说:“噗你这家伙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冷场的水平和雷狮有的一拼。”     

雷狮也没继续理会她,拽过一瘸一拐的卡米尔就往门外走,卡米尔觉得他都快把他拎起来扔外面了。刚踏出空调房,走廊里的热气就急不可耐地扑面涌来,差别待遇不需要任何理由,毕竟监狱的宗旨是惩治人而不是用来消遣的。也有例外,比如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个给他的生命倒计时的定时炸弹。

真可悲。

他们发现本应该待在门口等的佩利和帕洛斯不见踪影,原来的位置换成了单枪匹马的格瑞,不过那把插在枪套带里的92式警用手枪也足够有威慑力。格瑞还没开口,雷狮就仿佛洞察了一切先问道:“怎么,我就离开监控范围一会儿,就有人坐不住了?”
         
“你是危险人物。”这话从格瑞嘴里讲出来倒算是极大的肯定了。

“哈,过奖了。”雷狮听到自己是管理层眼中的“危险人物”,并没感到多意外,他无所谓地抬抬下颚道,“我要跟小弟说点事,你离远点跟着总行吧?”
       
格瑞不说话就代表同意了,毕竟雷狮随心所欲地做决定惯了,这种情况要么赞同他要么说服他,而后者的可能性在格瑞印象里目前为0。好在他提的要求都不算太过分。

雷狮一把搂过卡米尔的脖子凑近问:“你现在能说了?”

“......”被他自说自话归为小弟,卡米尔还没适应过来,他就突然毫无征兆地转了话题。他只好半敷衍地回答:“我没杀人。”

“然后?”
        
“没了。”

“我没想到你一定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雷狮搂住他脖子的力度加重后就成了压着颈动脉的危险动作,这和被人扼紧咽喉没多大区别,都是极被动的状态。卡米尔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思绪被他的话搅得乱成一团。他不会是查到什么了吧?所以这算是试探......再套我的话。

“死刑犯除了往死路上走还能往哪走。”卡米尔心平气和地反问道,被雷狮这种拥有娴熟制敌技巧的人威胁,慌慌张张半点用都没有。

“有意思。我也不想和你拐弯抹角,你家庭什么情况以为我查不出来?你没杀人,那除了‘顶替’还有别的解释么。”他没有放松的意思,说明还没得到想要的答案。

话题戛然而止,卡米尔默然地立在原地,抓着雷狮小臂的双手也松开垂落在两侧。静地仿佛脱离了空间,从脚边绵延到远处的瓷砖路像是看不到尽头,就和他猜不到自己的结局会快进多少一样的空洞感。“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说?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他眼睛有点发酸,声音越发低,最后就剩点消失殆尽的气声。

雷狮认识卡米尔以来从没见过他有明显的情绪流露,平时虽然不是板着脸,但也不见多少笑意。这次见气氛不对,他倒一时间也无话可说。

“你就甘心去送死,嗯?”雷狮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不爽,“这么能忍我不知道该佩服你还是笑你。”

“你知道俄罗斯轮盘吗?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普通人还有六分之五的生还率。而换作我,所有的弹巣就都装满了子弹。”

 “哈,这么说你是必死无疑了。”“......可以这么理解吧,但是......”

卡米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雷狮也不再逼问他什么。到操场时格瑞就自动退到铁丝网外围,严密关注着全场这些表面潜伏的怪物。有他的眼睛在盯着,几次暴力冲突明着都没发作,不少人暗地里骂了几句他碍事。

佩利站在高台上东张西望,掀起一半的囚服露出结实的腹肌。坐在他旁边的帕洛斯拽了他几次裤腿都没让他安分下来,只好任着他犯蠢占据那么显眼的位置。

雷狮一到高台就问佩利:“得手了吗?”

“老大老大,那家伙今天根本没露面。而且这次格瑞值班没机会下手啊!”佩利比划了半天,颇埋怨地回道。失去一次打架的机会就像少了每天的乐子一般沮丧。

“啧。帕洛斯呢?”

“放心吧老大,还有一招,东西已经让人夹带进来了。”说这话时帕洛斯有意无意往卡米尔那瞟了一眼。也就是说帕洛斯大概是那种可以弄到各种非法物资的人,在每个监狱里总会有这类家伙。

“那你可别用错了地方,撒‘自己’碗里。”

卡米尔听他们对话,心里犯着嘀咕,这几句给他的信息量并不多。一是格瑞的狱警身份看来很特殊,能让海盗团都顾虑三分,而之前金无意提到的格瑞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值得注意一下。二是海盗团大概有大动作,虽然只是猜测,但总觉得和他有点关系......雷狮最后那句话却有点警告的意味了,难道海盗团内部也有问题吗?

佩利突然的一句话把卡米尔从沉思里拉回来。

“哎小子你到底加不加入我们啊?老大第一次这么有耐心啊。”

“是啊卡米尔,海盗团对于你来说是利大于弊哦。”
        
卡米尔被他们你一言我一句地问得不知所措,他迷茫地往雷狮那看了一眼。雷狮隔着帽子用力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说:“他都欠我两次人情了还敢不加入吗?卡米尔来叫声大哥听听?”

“......”无力反驳,自己是怎样撞上这么一群人的......他张了张口,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字还是叫不出口啊。

“给你介绍一下,佩利,道上人称‘狂犬’,弑师出山没横行几年就被抓进来了。”

“所以说是蠢狗嘛。”“帕洛斯你也没好到哪里去你个诈骗犯!”

“我赌场里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你还是个崽吧?”帕洛斯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副纸牌在佩利面前晃了晃逗他。
         
“至于我......”雷狮说,“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别人不想说的事就别多问,卡米尔懂这个道理。

直到有一次吃晚饭的时候,刀疤口吐白沫地倒在地上被人抬出去,卡米尔意识到海盗团的大动作是什么了。凯莉进来做紧急处理时连摇了好几下头,估计刀疤毒重的不轻也活不成了。

坐在旁边的雷狮咬着叉子,就像没听到人群爆发的骚乱,佩利目不转睛地看热闹,帕洛斯如同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般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你杀他做什么...?”卡米尔压低嗓音问雷狮。

“看不惯,有问题吗?”他回答地很快,语气颇有几分理直气壮。

刀疤这人的惹是生非劣迹累累,几天观察下来看不惯他的人不在少数。就算雷狮不动手,他招惹各派势力也给自己上头引来太多不必要的麻烦,嘉德罗斯说不定也会把刀疤内部处理掉。只是没想到雷狮这么快就先发制人了。“不,就是.....卷进我的事情里不仅危险而且徒劳,我一无所有也不能给你什么回报。”

“无所谓。而且因危险就裹足不前从来不是海盗的风格。”雷狮边说边看了几眼卡米尔盘里切好的一瓣苹果。卡米尔把那一瓣送到他嘴边,雷狮咬住果肉的同时舌尖扫过卡米尔的手指。

卡米尔匆忙把手收回来。

“我比较担心,虽然刀疤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但要是嘉德罗斯那派真要挑点事情,这次倒是个不错的借口。”卡米尔把苹果切完后全推到了雷狮面前,慢慢分析道,“所以最近还是小心点为好。”

“喂喂卡米尔你这不是偏心嘛怎么只给老大,我和帕洛斯的呢!”佩利的重点压根不在卡米尔的话上,他们讲的完全是两个世界的话题。

“我切的是我那份,佩利你自己有一个了。”

雷狮笑笑,心安理得地吃卡米尔给他切好的水果,对于卡米尔的疑虑只是回了个“别想太多”就作罢。佩利无话可说,虎着脸摆弄他的水果去了。

卡米尔观察了一圈食堂,雷狮和嘉德罗斯的固定位置在南北两角,是能隔多远隔多远。大部分犯人为求自保会依附于各派之一,而雷、嘉两派的势力最大,要加入还得看核心人员的意思。目前两派人数和势力上都算均衡,所以暂时引发不了太大冲突。

他们这一桌四周都是自己人,以海盗团四人为中心向外延伸。几天观察下来,虽然雷狮表面上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没什么忧患意识,但心里并非真不在意,否则以他为首的海盗团怎么会迟迟凸显不出二把手?其中多半有雷狮有意打压的缘故,很明显他还没有值得信任的心腹。

唉,卡米尔叹了口气,果然想太多就会给自己平添烦恼,想好好吃顿晚饭都觉得索然无味。他从一开始只打算在偌大的监狱里默默无闻地当一个小角色,在这个世界充当主角的雷狮,却要把他从阴暗的角落里扯到变幻莫测的大舞台上。但似乎因为这个变故,他原本所剩无几的求生欲望忽然有了复燃的迹象,至少他没想太早坐以待毙了。

这个样子其实也不差?

距离临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之前对雷狮能帮一点是一点吧。他如是想。

只不过,每当他和海盗团待在一起的时候,周围躲闪又不怀好意的视线像道道锋利的尖刀抵在他背后划刻。后来他在墙后听到了那些无端揣测的议论。

“这狗娘养的,真是不服气!”

“那个fish才来多久就进海盗团了?之前有不自量力的家伙想和海盗团三人分一杯羹,被佩利打成重伤,送到外面医院躺了几星期!”

“呵呵。乳臭未干的小子,毫发无伤地被邀请成为第四人,你觉得他那个样子像是靠拳头的吗?”
        
“你什么意思?”

“你他妈别装不懂了,那小子都和老大一个牢房住了还能是什么关系?雷狮的新宠呗。”抹了油似的嗓音粘腻圆滑,夹杂着几声放荡的尖笑像极了狡猾的狐狸。

“雷狮以前不好这口吧?”“哎哟现在谁知道呢。”

刻薄的语言比毒箭利刃还要伤人,特别是以讹传讹防不胜防。看来是都把军师当作好欺负的小猫了啊......

“哟这不就是那个....卡什么的?就算当了人家的马子随便乱跑也是很危险的。”一只手搭在了卡米尔肩膀上,紧接着一些污秽不堪的脏字就从那人嘴里蹦出来了。

话骂到一半,卡米尔拽住他手臂往前一推,顺势一记冲膝击在他颌骨,下手极准却控制了力道,倒没有造成多大冲击力。不过那人狠摔在地上相当狼狈。

“我的名字是卡米尔,请您也管好自己的嘴。”他淡淡地说道。

下一章

评论(73)

热度(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