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但你没有(卡米尔视角)

★雷卡的成长过程?灵感来自空间。
★然后400fo的时候有人要点文吗?
★下次应该更的应该就是轮盘了(。・ω・。)ノ♡

但你没有
文/浮沉

那天皇宫里为你的生日举办盛大的舞会庆典,热闹的氛围总是很吸引人的,只是我没有邀请函。贵族的孩子们扬起手炫耀他们收到的请柬,向我展示烫金的边框花纹和优美的花体字。

我远远地看着他们,视线却也随着他们欢悦离去的背影一同模糊了。被人群簇拥的你,少了我一句祝福应该也无所谓吧?

其实若有机会,我也想尝尝晚宴上的蛋糕。想象中那是涂抹了一层丝滑的奶油,表面均匀地覆盖着薄薄的糖霜,如同雪毯上孩子们散落的彩色玻璃珠。它的边缘也许还裱着精致的白色花簇,而代表你生日的蜡烛,一定正摆在中间向大家宣告三皇子新的一岁来临。
     
我呆坐在后花园的石头上,端详翩跹的凤尾蝶扇动轻盈的翅膀围绕着甘蜜飞舞,她们有一群伙伴,好像也在斑斓的花丛间窃窃私语。我把自己藏在杉树的阴影下,望着城堡高耸的穹顶,宛如遥不可及的象牙塔。舞会的明亮灯光透过落地窗,在眼前摇曳成温暖的光晕,我想所有人一定笑地很开心。

所以我也笑了。我以为你会穿着专为你量身定做的华丽礼服,头戴贵重的金色皇冠,在属于自己的生日舞会上邀请一位温柔可爱的女孩子跳舞;我以为你将和在场远道而来的贵宾侃侃而谈,扮演被围绕于中心的耀眼主角;也以为你会和其他人一样融入这个夜晚的狂欢。
     
但你没有。你只是从璀璨地令人晕眩的灯影中走到了稀疏的星光下,任温柔的月色轻轻覆在飘曳的长袍上,辉映你逐渐靠近的眉眼。耳畔只剩下夜晚花草与虫蝶间的悄声低语,眼里全是你目光中流转的芳华。

“你该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你微微翘起嘴角,在微凉的晚风里俯身向我伸出手。

“我以为你不需要我说生日快乐......”犹豫地看着你,已经抬起的手几番缩回去,像畏水的猫儿一次次尝试触碰湖面的藻荇,我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在你的掌心。

“我想听你说。愿意陪我跳一支舞吗。”很肯定的语气,似乎不容人拒绝。你握住我的手把我拉起来贴近你,“我给你送了请柬,内容是亲笔写的。既然你没有来就一定在这了。”

我以为你的名单上忘了写“卡米尔”,但你没有。

没有人教过我跳舞,因为拙劣的舞技总是不可避免地踩到你的脚。我以为你会皱皱眉头,诘责我太不小心,但你没有。而且一遍遍重复同一个动作,没有说过多别的话。

听说皇宫的图书馆有数不清的藏书,我鼓足勇气和你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能否带我去那里看一看。我知道你总被各种事物缠地脱不开身,那个时候你也恰巧刚驳斥完下人,脸色并不好看,皇冠被丢在角落的灰尘里叹息着。我以为你会觉得我说话不看时机而不理不睬,但你没有。你只是牵着我一步步走到图书馆,把钥匙塞到了我手里说:

“都是你的。”

我曾经以为你会介意我私生子的身份,甩给我一个同别人一样的厌恶眼神,但你没有。

我曾经以为你会在成人礼那一天接受隆重的加冕,靠在柔软的王座而离我越来越远,但你没有。我也明白你不会这么做,束缚是为了自由必须撕扯开的阻碍。
       
“大哥,我们要去哪?”

“宇宙海盗的征途永远没有目的地。”随风肆意翻飞的头巾飘带后,是你一如既往张扬的笑意。即使知道这是你策划的以自由为目的/的出逃,背对整个国度也许一去不回,但只因你告诉了我,我便会无所顾虑、一如往常地追随。

凹凸大赛尔虞我诈,险象环生。无人知晓下一秒是死是生,或者可以说总在向死而生。而我发誓将不惜一切代价助你戴上大赛第一的桂冠——至死不渝。

当我不假思索地冲过去推开你,在你错愕的眼神中用自己的身体挡下敌人的元力攻击时,席卷而来的痛苦像要搅碎全身,连一句痛呼都没能说出口。我以为你会生气,而你真的生气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你,用全力紧紧抱着我的手在颤抖,带着愠怒的语调毫不客气地斥骂“笨蛋”。

怎么说我也没关系,只要大哥没事就好。

云层中震耳的轰鸣此起彼伏,刺目的闪电疯狂地飞蹿,翻滚的乌云下是被电光围绕的雷神之锤。当敌人都躺在暗红的血海中,我以为你会就此离开踏上新的旅程,但你没有。而是稳住情绪对我说:

“有我在。”

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会让我在应该为你赴汤蹈火的时候对生而为人还有流恋......绝对不允许。

然后我闭上眼睛,听到周围有窃窃私语,但听不分明。微风轻柔地拂过脸颊,夹杂着一缕雨后泥土和青草的气息,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我以为自己大概要死了,但是没有。

大哥,你知道吗?我睁开眼睛发现你还在时有多讶异,又有多幸运。你身披夕阳的余晖,露出和当年邀请我跳一支双人舞时一样的温柔笑容,细碎的晚霞悉数飘洒于你的眼底,一如穿透黑暗的救赎之光。

“大哥,凹凸大赛结束之后我们去哪?” 

“你忘了之前我说的话了?”

“没有。宇宙海盗的征途永远没有目的地。”

你说过的话我都......会记得。

你的所作所为一直出人意料,打消了我无数在脑中徘徊不定的顾虑。再太过温暖的庇护下,你所包容我的一切,已让我不知如何偿还。

我以为凹凸大赛结束之后一切都会如旧;我以为你能谱写属于你的传奇,再一次扬帆起航;我以为你会回来,带领海盗团踏上永无止境的新旅程。

但你没有。

【神明不会听到每一个愿望,失去的人最终只能活在心里。】

评论(31)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