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幸运终会降临。
♡绑画@柴染不是紫染♡
☆绑文是邑邑脑丝☆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白夜梦(应该是玻璃渣)

★原设,战后
★梦中梦,穿插现实_(:з」∠)_
★尝试了一下新写法【似乎失败了】,摸个鱼
★希望喜欢(⑉°з°)-♡

白夜梦
文/浮沉

        现在是几点......?

        挂钟纤细的指针定格在12点整,像是生命流逝的单调嘀嗒声戛然而止。空气凝固成一团沉重的压力,如同拉满的弓弦绷着却不放松的紧迫感。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身处何地。

        是在做梦吗?大概是午后灼热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手背投下一片轻微晃动的光斑。灰白的墙壁与刺目的玻璃窗形成强烈的光影。此起彼伏的聒噪蝉声在耳朵里共鸣,头痛霎时转为另一种恼人的晕眩。卡米尔抬起手,注意到这双手在光线下苍白无力,抓不住任何有实体的物品。他自言自语着,出口的声音嘶哑地像磨了层砂:

         “大哥,你在吗?”

        卡米尔几乎无法挪动,他只能凭着感觉去辨认雷狮飘忽不定的呼吸声。

        “卡米尔,逃走吧?海盗比皇子可有意思地多。”

        在说什么啊,大哥,我们很久之前就离开雷王星了。虽然他不理解,但听到雷狮的声音就安心许多。“大哥......”

        “不用管,忍让不是海盗的行事作风。”

        很熟悉的话,大哥以前就讲过吧?多久之前也记不清楚了。卡米尔眼睛转了转,瞥见挂在墙上的白色头巾,原来的星星图案已经褪了色,与那被剥落的墙皮是同一个灰暗的色调。它随着溜进来的微风慢慢飘动,他似乎听见了海浪涌上堤岸的拍击声。

        额前的鬈发混合着汗水黏在皮肤上,水珠滚进眼睛里引起轻微的不适,闷热的环境使人愈加焦躁。卡米尔觉得自己身上很烫,多半是发烧了,但现在怎么也坐不起来。他习惯性地说道:“大哥,我想喝水。”

        “卡米尔,你发烧了吗?”雷狮的嗓音近在咫尺,只是卡米尔没力气偏头看他,想用手抓住雷狮的衣角却扑了个空。等到被抱起后把背靠在枕头上,换了个姿势他才觉得好受点。雷狮把水递给卡米尔,顺便擦了一把他前额上的汗。卡米尔看见他翘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却又陌生的笑。卡米尔沉吟不语,试探性地问道:

         “大哥,怎么了吗?”

         “想你了。”雷狮笑道。

         “我一直在,大哥。”

         “但我不在。”

        卡米尔疑惑地抬头看着雷狮,从他眼里也解读不出他这一句话的意思。他决定换个话题:“我昨天做了个梦,在黑暗里不断向下落,你们却都不见了。我喊了大家的名字,没有人回应。”

        “不就是个梦,醒来就行了。”

        雷狮回答地很轻松,卡米尔看向他,猛然发现他的脸近乎一片模糊,就连那个琢磨不透的微笑都看不清楚了。他身后的白墙破碎成虚空的黑夜,卡米尔还没来得及伸手触碰到雷狮,他就像一场迷离的梦消散了。
  
        刺眼的强光向卡米尔扑来,视野里只剩一片茫然的白色。莫名的恐惧感发狠地撕扯他的神经,噩耗的预感沿着他的心底往上爬,蔓延到喉咙口而发出惊叫——
      
        不要......不要醒过来!

        白光眨眼间被一条飘扬的带子破开,眼前模糊的场景瞬间炸开繁杂的色彩,真实到可怖的一切疯狂涌入卡米尔的视线!他认出那是雷狮的头巾。飘带晃过他眼角的那一刻,那个他永远在不断追逐着的背影,踉踉跄跄了几步,卡米尔眼睁睁地看着他倒下,跌撞到他怀里。

        别醒过来啊,让我做一场永远醒不来的梦......不好吗?明明结束了,不是都结束了吗.......
      
       卡米尔终于想起来,他之前被袭击撞晕了。

        战争的轰炸声在耳边传彻回响,电闪雷鸣的云层间倾盆灌下冰冷的暴雨,泪水和雨水混杂,在卡米尔脸上止不住地肆意流淌,冲刷着身上的血污。雷狮腹腔上血肉模糊的空洞和衣服粘连在一起,他颤抖着把手伸到卡米尔头上揉了一把,最后顺着他的脸庞滑落在地。

       “我还没允许你哭啊,别哭——这是命令。”雷狮挤出一个他惯有的笑,好像这一切不过是场能从头再来的游戏。他的双眸在阴郁的天空缓慢地、缓慢地、失去了色泽,昭示了一场扬帆远航的悄然落幕。

        “大哥......”卡米尔的冷静在那一刻被践踏,悲怆像一柄锋锐的手术刀解剖他的心脏。这颗心的鼓动为什么没有停下,每一次跳动都像是要逼迫他面对不想面对的现实。

        失去的早已失去,乞求的尚未得到。所有悲喜都成了白夜里破碎的梦。

评论(1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