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吻到骨髓都锐痛灵魂都在颤动。”
绑画是柴染染@安平酒天!!!
绑文是邑邑@砂糖战士张华邑
头像是自设来自我可爱滴柴染染
背景是柴染画滴雷卡!

【雷卡】心和忠诚(吸血鬼设定??)

★私设泛滥不知道什么paro,吸血鬼雷狮X混血卡米尔
★想写血族设定发现自己没好好研究结果闹了乌龙xx但已经写了不少字了这次就当看个开心,下次有空补一篇严禁按照血族设定的雷卡ヘ(;´Д`ヘ)
★算....是80fo纪念?
★♥
★我烂尾了.....

心和忠诚
文/浮沉

【一】
        血腥气沿着舌尖弥漫到喉管,深吸一口气就仿佛被充斥着鼻腔的铁锈味窒息。饥饿感毫不吝啬地在腹部搅动,这种感觉就像是有磨的尖锐的利爪撕裂喉咙,强迫着不断去舔舐更多鲜血和肉糜,以缓解血族天生的类似诅咒般的痛苦。他须要听到脆弱的血管里流动的声音划过齿间,从而体会蕴含其中的颤栗和恐惧。

        掌控鲜血又被鲜血束缚的宿命像是一场最恶心的交易,无法控制本能让人厌烦至极。他甚至竭力抑制对吮血的渴望,以便能在暂时自由的缝隙里随心所欲。

        他活动开太久未“进食”而僵硬的筋骨,绕过一地抽搐着苟延残喘的人类。雷狮抬眼看到那个隐没在黑暗中的人类少年,满脸血污站在尸体中间,残破的围巾松松垮垮遮住口鼻。他对上雷狮的目光时平静地甚至没有颤动一下眼睫,幽蓝色的眼眸如同无风的死海不可琢磨,那张沾染污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雷狮几乎要以为他是一具站立着的死尸了。

       “只剩你了,还有什么想说的遗言请尽快?”雷狮一步步靠近,那个孩子挪动了一下脚步,脚踝上的枷锁间金属碰撞的声音一阵响,在毫无生气的空气里清晰可辨。他的一只手负在背后,直到雷狮投下的阴影快要将他笼罩,他猛地抽出手从侧面跃起,手中握着断了刃的匕首全力向雷狮刺去!

        他像一卷狂风最后的殊死一搏,紧绷的小臂线条和那秒不起波澜的眼神让雷狮都一愣。他侧身躲开,却未料到那孩子迅速后跳狠狠在他手臂上扎下一刀,血色瞬间浸透了衣料,迸发出的疼痛感令雷狮不禁啧了一声。

       “我还没动手吧。没想到在自己的领域镇压暴动的人群,还有人管啊。”粘稠的血滴落到地上的声音,像是时针每分每秒的走动,酝酿着一股紧迫到临界点的氛围。

       “离我远一点。”少年被枷锁绊倒跌在血泊里,语气却没有让步的意思,他开口时露出的锋利獠牙完全不同于普通人类。雷狮眉毛略微挑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打量他。就当少年谨慎地寻思着稳妥的脱身方法时,雷狮忽然扼住他的脖颈把他重重摁在大理石柱上,只要稍一用力指甲就能轻松嵌入细嫩的皮肉。

       “你们人类喜欢这种奇怪的刺青?‘杂种’是你的名字?”

       “不...咳咳,不是。”雷狮松了手,少年连忙用围巾遮住刺青。他咽下喉咙口的血沫,充血的眼睛肿痛地厉害,满目狼藉的血肉让他想去触摸却又从胃里泛起一阵阵的酸呕。“我的名字是卡米尔,不是杂种。”

       卡米尔的眼神往雷狮手臂上游离,每一滴鲜血的溅落都在唤醒他体内另一半的血统。

       “你承认自己是个吸血鬼么?”

       “不。”

       “那就是想做个弱小的人类了。”
       
       “不...”

       卡米尔在彻底被身体的不适逼崩溃之前,眩晕的视线里只看到紫眸的吸血鬼指尖,慢慢流下的猩红血液,逐渐地、逐渐地滋润他干裂的嘴唇,渗进每一道细小裂纹,最后淌进酸涩的口腔中。

        “我只需要忠诚。”他附在卡米尔耳边说话,尖利的牙齿划破了他的皮肤。

【二】
        “忠诚...”卡米尔像往常一样醒来,喃喃了两句像是回应梦中雷狮的话。他卧室里的落地窗常年都不拉窗帘,日出的阳光环抱着细小的尘埃铺满房间。他并不需要担心光线灼伤皮肤,他学会了用人类的躯体感受辉光照亮他晦暗的世界,又习惯于以血族的身份将忠诚献给君主。

        卡米尔匆匆走过长廊,熟练地把一排帘幕阖上,扬起层层灰尘。越往大厅走他的步调就越快,不厌其烦地让他身后的空间都陷入沉寂的黑暗。他已经不止一次在清晨做这些工作,雷狮经常没什么征兆和规律就去做一些和血族相违背的事——比如敞开危险的窗帘。按常理来说亲王们总是把自己置身在安全的阴影里,听从血的调遣而享受血赋予他们的特殊力量。

        但是他知道雷狮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卡米尔推开大厅的门,透过窗户的阳光被分割成格子状,匍匐在鎏金纹饰的暗红地毯上,不断向屋内延伸直至雷狮脚边。

        “大哥。”卡米尔快步上前把窗帘盖地严严实实,对上斑驳的烛影里雷狮的眼睛,犹豫地喊了一声。

       “卡米尔,你说在阳光下烧成一堆灰烬算不算自由。”雷狮把最后一滴酒饮尽,夹着杯座随手就掷在桌上。突如其来的黑暗似乎把周围搅得一片混浊,原本单色调的家什更被镀上一层深沉的灰暗。视线中的景物轮廓皆是冷硬的线条,那一刻宛若森严的百年监牢。

        “大哥,酒精对血族没什么好处...少喝吧。”卡米尔转了个话题,他何尝不知道雷狮话里是什么意思?随意推掉氏族会议,时常闭门拒客,在非夜晚时间擅自远离领地之类的事,对于其他亲王来说是天方夜谭,而放在雷狮身上却是屡见不鲜。但是甩掉现在这个摊子谈何容易,卡米尔要做的不过是助雷狮达到目的前,把损失降到最低。

        雷狮仰头背倚着靠垫,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卡米尔回道:“我尽量。今天要是没什么事就跟我出去一趟。”

        “大哥你一会儿有个客人。”卡米尔收拾着桌上凌乱的物件,“我回避吧。”以往雷狮并不在这儿见客,这次却意外地同意了一位。

        “没这个必要。是凯莉。”

        “当然没这个必要啊,反正我早看出来了。”凯莉径直推门而入,侍从还未来得及通报她人已经进到主厅了。她嘴里咬着棒棒糖,环视了一圈把目光落在卡米尔脸上。她嚼着糖果漫不经心地说道:“还挺像的啊。你是不是把血仆放跑了一个?”

        “有话直说。我见你不是听你拐弯抹角的,时间很宝贵。”雷狮站起来微微挡在卡米尔身前,卡米尔拉了拉围巾遮住带着牙印的伤口。

      “雷狮你知道你在包庇混血吗?这可是藏不了多久的。留在这只有麻烦,我可不知道还能帮你瞒多久。”凯莉努了努嘴,他虽然知道雷狮基本不在意外界的麻烦,但是事情捅出去,绝对会让他们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

         “我知道怎么做,只要你守口如瓶就行。”他走近凯莉比了个手刀在脖子上作势划了一道,眼里含着一抹威胁的意味。凯莉瞟了眼他,嘴里挤出个“哼”字,摆摆手当作道别就往门外走。

        “卡米尔,你想回人类那去吗?我无所谓送你回去,也不必藏着掖着了。”雷狮问道,正准备再倒杯酒却发现被卡米尔收走了。

        “不,在那我无处可去...”卡米尔抬头看雷狮,他也不清楚雷狮是不是有要赶他走的意思,毕竟他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没人猜得到。

         “那我们就走。”

         “什么?”

         “我早就不想待在这了,能去哪就去哪。”雷狮笑了笑。

         “大哥,你不必这么急就....这还不是时机。”

        卡米尔没想到他要说的居然是这么件大事,语气也说不上严肃,就跟平时说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雷狮把卡米尔的帽子往下不轻不重按了按。

        “需要我带什么吗?”卡米尔很快冷静下来问道。

         “心和忠诚,一起带上吧。”

         卡米尔“嗯”了声,忽然想把帽檐再拉低一点。

评论(12)

热度(282)